2014年5月23日 星期五

西方自然寫作作家及作品舉隅


1. 阿道‧李奧波(Aldo Leopold),生於美國愛荷華州的柏靈頓(Burlington);1909年畢業於耶魯大學森林系,是美國生態學之父。1948年所完成的《砂地郡曆誌》(A Sand County Almanac 1949年出版),是他有關生態保育思想的結晶。《砂地郡曆誌》從生態學的立場,說明「土地是社群」的觀念。土地是由動物、植物、土壤、水和人類所共同組成的,人類是這個社群中的成員,必須與其他成員互賴共生。從倫理的立場,說明「土地倫理」是人類倫理演進的必然發展,我們對土地必須要有感覺、了解和接觸,才能產生愛和尊重,也才有可能建立「土地倫理」。

2. 亨利•梭羅(Thoreau, Henry David, 1817-1862),在他美麗而安靜的湖濱小屋,寫下了提醒人們慾求簡單的自然主義的句子,至今受用:「我到林中去,是因為我希望更慎重地生活,只面對生活的基本事實,看看我是否能夠學到生活所要教導我的東西,以免臨死之際,才發現我根本就沒有生活過。」(《湖濱散記》)

3. 1927年,美國自然文學作家亨利‧貝斯頓在麻省的鱈角海岸住了一年,觀察沙岸的自然風物與四時變化,並反省到人類在自然界的位置與力量的有限; 1928年出版了《最偏遠的家屋》。他曾說:「對於一個愛好自然者來說,認定自然的力量超乎人力之上,是他的特權;不管人類社會有多大的成就,他們依然無法在漸昇的朝日上,投下任何影子,也無法制止吹拂的風…。」

4. 比較近代的則有山川風物四記的作者艾溫‧威爾蒂,她在1950年代橫跨北美二萬哩的旅行,經歷了春夏秋冬四個季節,分別寫下了” NORTH WITH THE SPRING”(春滿北國),” JOURNEY INTO SUMMER” (夏遊記趣),” AUTUMN ACROSS AMERICA”(秋野拾零),” WANDERING THR OUGH WINTER”(冬日漫遊)。這四本書是一位自然學家對於北美洲四時變化與各地風土博物非常詳盡的觀察,同時也不厭其詳地記錄了當時美國土地保育運動的挫折與過程。她在《秋野拾零》一書中寫道:「我們但願能探訪荒蕪潮濕的鷿鷈之鄉。但我們和秋天定下了約會,要前往遙遠的西方。我忽然想到印度一句古老的祝福辭──『願你在這世上度過一個秋天』,這使我們又想到真的需要一百個秋天才能看盡美國的秋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