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4日 星期四

徐仁修談生態攝影

“如果我們對自然不懂珍惜,對生命不懂得尊重,拍再多也很難成為出色的生態攝影者。”著名生態攝影家、荒野探險家徐仁修先生如是說。

生態攝影不是風景照

          一個稱職的生態攝影者,應該要懂得如何去拍出深度。早期的“自然攝影”大多是風景之類的照片,拍的人漸漸多了以後,大家也開始去注意生物與環境、生物與生物之間的關係,這時候才算是進入更多元的“生態攝影”,當然這其中也包括風景、地貌等等。
    不過,一個稱職的生態攝影者應該懂得如何去拍出深度。譬如,拍攝太魯閣,如果只拍出石灰岩地形和流水的美麗照片,那就只能算是“風景照”的層次.你還應該拍出石灰岩地質特殊的生物。在“自然生態”攝影當中,除了唯美之外,還應該能夠進一步表現出環境、生物之間的關係,是要有知識、要有關聯的。


攝影是美麗優雅的事

       有一次某報系舉辦的生態攝影比賽,第一名和第二名都被我檢舉而取消了,但我並不是評審。報上公佈的得獎作品是一隻大冠鷲抓著紅色的魚,下面有海浪,畫面非常漂亮。我寫了一封信告訴主辦單位,這絕對是合成照,因為老鷹抓的尼祿紅魚是淡水魚,不會出現在海上,而且那只老鷹是大冠鷲,主要是吃蛇而不會吃魚;我建議他們要求作者提出原始底片,如果不是合成造假我一定公開道歉,結果作者並沒有出面領獎。
   第二名的照片更奇怪,一隻綠繡眼的雛鳥站在姑婆竽果實上,母鳥正在餵食,拍的人還用了三盞閃光燈把畫面照得非常有氣氛;我打電話請教劉小如博士,她也說這違反自然生態情理,綠繡眼不可能在這種環境育雛;後來證實小鳥是被三秒膠黏上去的,當然也取消了得獎資格。
   我在報上的投書說,像攝影這麼優雅的事情,竟然有人為了得獎而如此貪婪,還不擇手段地迫害動物,這種的照片怎麼會是“生態”攝影呢?

相機不是獵槍

       如果我們對自然不懂珍惜,對生命不懂得尊重,拍再多也很難成為出色的生態攝影者。我常對年輕的自然攝影工作者說,你一定要多觀察,多體驗自然,先瞭解自然運作的天理,才能真正拍出好的照片,甚至你有沒有拍到都不重要,如果只把手裡的相機當作一種獵槍,那你的心是醜陋的,拍不到好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