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9日 星期五

小學老師能做的事

...閱讀到最後,才驚覺自己童年時期與大自然之間的交集竟是如此渺小,或許這就是現代生長在都市小孩的通病,......這也提醒了身為小學老師的我,與孩子的互動過程中,別忘了大量增加孩子們童年時的各類經驗,這對於他們的成長,絕對是比在他們的腦子中硬塞入各科知識還有幫助......



<村童野徑讀後感>


徐仁修先生在【開場】時所表達的:
童年是整個人生基石,童年的經歷以及童年時所作的夢想,會隨著成長而逐漸變成鄉愁,而這也幾乎決定了往後的人生。

我相信著童年的經歷會是一個人的根本,也相信著童年時曾經有過的經驗、想像與感受,都將成為滋養夢想的肥料,這對於往後的人生有非常大的影響。但或許我從 小到大的生活環境並未如徐仁修先生所處的環境那樣的大變化,抑或是年歲將他硬生生拉開了童年的距離,時空因素致使他對童年產生鄉愁之感,對於童年,我並未 產生鄉愁的情感。



不過,在閱讀【開場】時,不禁讓我將內在視角轉向我自己的童年生活,挖掘起自己在童年時代所留下的點點印象; 在接下來的每個章節主題中,我從兩種角度閱讀,一邊讀著徐仁修的童年片段回憶,同時也一邊讀著我自己的童年。

【春之一:春光序曲】
對於烏龜,我驚訝著食蛇龜腹甲二分之一處有一條橫向韌帶,讓前後腹甲可以開闔,形成密閉的龜殼,讓要攻擊他的敵人束手無策。記得小時候,爸爸媽媽不喜歡我 們小孩養寵物,吵了好久,最多只能養不吵不鬧的小烏龜,裝在養殖箱裡的小烏龜(應該是巴西龜)與裝在家裡面的我和哥哥一樣,整天除了吃飼料和睡覺,就是大 眼瞪小眼。後來哥哥曾經帶了一隻陸龜—太陽龜回來養,除了每天餵牠吃木瓜,還要幫牠點眼藥水,偶爾還要帶牠出門散散步,自從看見牠拉出來的木瓜稀後,我對 木瓜開始保持距離。

【春之二:盎然春色】
小時候從沒見過螢火蟲,從聽到、讀到的訊息都令我對於螢火蟲產生美麗的幻想;直到大學時有機會賞螢,才發現並非所有螢火蟲都會發光,更令我驚訝的是:每隻 螢火蟲都有醜陋的小時候,不但長相兇蠻,連吞食蝸牛的吃相也是毫不留情,縱使這是生物習性,同時也是大自然裡再自然不過的生態,我想我還是喜歡欣賞螢火蟲 成蟲的浪漫,也或許愛美是人的天性吧!

【夏之一:夏日野趣】
蟬,是夏天的喚醒者,總是提醒我們夏天的來到;記得小時候的某個夏日,爸爸準備竹竿,還有一些黏黏的紙,帶著全家出門去,全家人隨著他走到一棵樹下,然後 小心翼翼的爬上樹,再叫哥哥將長長的竹竿遞給他,看著爸爸伸長手臂,媽媽直呼:要小心!直到爸爸從樹上下來,我才知道我們多了兩隻玩伴。被帶回家的兩隻 蟬,一隻會叫,是雄蟬,另一隻很安靜,是雌蟬;雄蟬總是往門口飛,讓我覺得這兩隻蟬待在家裡很可憐,最後還是將牠們放回樹上。一直過了好幾年,我們家都不曾養寵物。每到夏天,蟬聲總會喚起我關於蟬的這個記憶。

【夏之二:夏末時光】
生長在亞熱帶的台灣萍蓬草,是唯一花心為鮮紅色的特有種,也是荒野保護協會的代表標誌;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台灣萍蓬草的樣子,黃色圓潤的六片花瓣,與紅色的花心,屹立在埤塘裡,實在小巧可愛,見過之後,在心裡有了深刻的印象!希望有機會能親眼見到台灣萍蓬草。看見圖片裡台灣萍蓬草的特別,真覺得像是我們的寶島台灣。      

【秋之一:秋日風情】
天高氣爽的秋天,是我最喜歡的季節。在我生長的地方,秋天的天空特別藍,秋天的風特別涼爽,秋天的雲也特別有變化。我總喜歡在秋天的傍晚,騎車到海邊,看秋天晚霞的變換萬千,尤其是颱風來臨之前,霞光瑰麗,既詭異又容易激起想像,望著天空,似乎就讀到了成千上萬個故事。

【秋之二:秋之絮語】
秋天是樹葉盡落的季節,我家周圍有很多棵台灣巒樹,每到秋末,樹葉紛紛落下。我最喜歡跟著媽媽一起掃落葉,我們邊掃邊說笑,最最期待的是將掃成一堆堆的落 葉點火燃燒,那燒出來的香氣從鼻孔進入身體裡,彷彿吸入樹的靈氣,我成了一棵會走路的樹;樹葉燒盡,我和媽媽滿身都被香味包圍,連衣服的縫隙也是。在充滿香氣的秋天午後,我留下了被陽光蒸潤過的甜甜回憶。

【冬之一:冬藏時節】
我怕蜘蛛。或許是從電影裡得來的印象,也或許因為牠長得實在怪異,捕獵行為讓我感到噁心,所以不喜歡這種動物,而且腳越長,我的害怕指數就越高。記得大概是在我幼稚園的時候,媽媽帶我去鄉下的親戚家,好像是媽媽的外婆家,是一棟老老長長的房子,有很多扇門,當我想要在房子裡探險的時候,有一扇特別的紗門, 阻擋了我的腳步,撞見時,只覺得那扇紗門很特別,尤其是大約比我的頭高一些的那一格,仔細看,那格紗網的線條並非是直線,再仔細瞧,還有一隻黑黑的、有八隻長腳的衛兵駐守著,我一點都不敢靠近那扇門,心裡也暗暗佩服著媽媽的外婆:紗網破了讓蜘蛛補,補出一扇我所見過最特別、也最難忘的一扇門。

【冬之二:冬日漫步】
冬天最重要的節日就是過新年,過年前,全家總會一起大掃除,印象中,大掃除的場景總是在東北季風吹來冷冷寒風時,尤其在室外清洗一片又一片的百葉窗片的時候,又冰又冷的水和又冰又冷的風,寒冷從我的手指頭進入我的身體裡,總是讓我邊清洗邊哆索,心裡直想:為什麼不在夏天過年呢?這樣一來,邊大掃除邊玩水,不也很過癮嗎!當然,冷歸冷,小時候還是喜歡過年,那可是一年來可以玩得最盡興的時候呢!
       

一直閱讀到最後,才驚覺自己童年時期與大自然之間的交集竟是如此渺小,或許這就是現代生長在都市小孩的通病,相較於徐仁修先生的童年,我的童年經驗的確貧瘠多了。這也提醒了身為小學老師的我,與孩子的互動過程中,別忘了大量增加孩子們童年時的各類經驗,這對於他們的成長,絕對是比在他們的腦子中硬塞入各科知識還有幫助;至少,也讓我因為工作的關係,可以在陪伴孩子們成長的同時,順便再度經歷(他們的)童年經驗,這樣一想,我可以擁有多次童年,何樂而不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