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9日 星期一

深入雨林—婆羅洲Bako National Park巴哥國家公園/黃一峰

生活在亞熱帶的我們,若想體驗或深入了解熱帶雨林,距離台灣不遠的馬來西亞的Bako National Park巴哥國家公園就是一個可以親近探尋神祕熱帶雨林的自然生態保護區。


■Bako National Park巴哥國家公園

位於東馬來西亞沙勞越州的巴哥國家公園,成立於1957年,是沙勞越洲最早設立的第一座國家公園。這個距離沙勞越洲的首府古晉市三十七公里的國家公園以豐富的天然景觀與各種特殊的動植物生態而聞名。前往這個生態豐富的熱帶國家公園須由古晉市搭車前往巴哥村,於村內渡船頭搭乘當地漁民的長板渡船進入園區。



■搶灘登陸保護區

搭上漁船改裝的6人長板船,沿著蜿蜒的河流朝出海口的國家公園保護區前進,當地嚮導告訴我們,如果遇上退潮,很容易擱淺,因此為了趕在潮水退去之前上岸,馬來船伕使勁的加足馬力在河面上飛快奔馳,隨著船速加快,聽著河岸上的飛鳥的叫聲與隆隆的引擎聲,我的冒險神經也開始活躍起來,黃澄澄的河面與四周高聳茂密的樹林,猶如電影序幕般預告著精彩的雨林探險即將展開。當渡船慢慢接近到河口時,兩側景觀開始由濃密的森林轉變成礁石岸。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經過千萬年侵蝕風化的峭壁,由於岩層表面的氧化作用,岩壁呈現虹彩般的特殊色彩,高聳的岩壁,就像一座七彩的城牆般座落在國家公園外。經歷了近三十分鐘的航程終於到達巴哥國家公園的入口,渡船在大片彩岩前停下,船伕立即躍入水中將船拉近岸邊並示意要乘客們〝搶灘登陸〞,望著水深近一尺的沙岸,一行人狐疑的換上雨鞋小心翼翼的跳下渡船;為怕弄溼行李及器材,一行人伸長雙臂將東西高舉著上岸,模樣有些狼狽。不過一抵達岸上,眾人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眼形態特殊的彩色岩壁吸引,方才的跋涉的窘境,早就拋之九宵雲外。


■通緝潑猴搶匪

抵達國家公園之後,在住宿的木屋旁,遇見了第一種雨林裡的動物—長尾猴。這些長尾猴似乎不太怕人,懶洋洋的在木屋前曬著太陽,或坐或臥,模樣十分可愛。坐在屋外的木棧道上看著牠們,我一邊想著國家公園的管理人員在登記住宿時的叮嚀:少惹那些木屋外的小動物!而且出入公園的小木屋時一定要記得隨手關上門窗並且上鎖,以防東西被偷。⋯心裡出現了許多疑惑⋯小動物指的可是這群可愛的傢伙?還有,必須涉水進入的國家公園裡有很多小偷嗎? 我疑惑的想著。才不出一會的時間,一隻長尾公猴一把搶走了同行夥伴手上的可樂,而且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我才發現被牠友善的模樣騙了。這種較親近人類的長尾猴,功力不只如此,隔壁木屋的夥伴為了通風,晚上開了半扇窗戶結果長尾猴趁著凌晨大家熟睡時,從窗戶的小縫隙鑽到木屋裡偷了一大包中藥和一條黑人牙膏。這時我才明瞭此處並不是宵小猖獗,而是猴賊難防!這群鬼靈精實在頑皮,只要有香味的東西都偷!一行人在知道有人被猴子洗劫之後,都打趣的四處搜尋吃了牙膏〝口吐白沫〞的長尾猴;找了半天卻只找到幾包食用過的中藥袋子⋯也許那隻猴子正好身體虛弱吧!我們也只能如此無奈的想著。


■深入動植物的天堂樂園

沿著公園裡的步道走進森林,聽著四周幽暗的森林裡傳出的動物叫聲,行走在充滿野味的木板走道上,有種冒險刺激的感覺;步道的四周各式各樣的熱帶植物遍佈,我只能隱約的認出其中數種植物,像林投植物、長滿棘刺的黃藤、拔契、榴璉樹⋯等等。不過雨林裡的植物種類相當多,相對的物種間的物種間生存競爭十分激烈,為了吸收充足的太陽光行光合作用,各種植物便費盡心力的拔高漲大,天空便成了熱帶植物們百家爭鳴之地。這裡的植物都長得特別壯碩,像這裡的林投植物就有一層樓高,拔契的葉子也有鍋子大⋯雨林裡的景象實在令人驚訝,而且不能以〝台灣經驗〞來作判斷。達爾文所言: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道理,在這裡便能窺知一二。不過比較特別的還是這裡特有的食蟲植物—豬籠草,根據國家公園署的調查,此地有四種豬籠草:白環豬籠草、小瓶子豬籠草、萊佛氏豬籠草、苗條豬籠草這四種都是本地的特有種;就像牠的名字一樣,這些草在葉尖都吊著一個「籠子」這個造型特異的「籠子」不但能自行發出氣味吸引昆蟲入籠,籠子裡盛著透明的消化液,昆蟲被吸引進入籠子裡之後,光滑的籠子內壁讓蟲子爬不出來,獵物便溺斃在水中,豬籠草便靠吸收昆蟲的蛋白質維持生命;觀察這些微妙的設計,我們不得不佩服造物者的巧思。由於豬籠草形狀特殊,走在步道四周十分容易見到。眾多的豬籠草裡最特殊的是「萊佛氏豬籠草」,它的捕蟲籠直徑最大可以達到約一個排球的大小,由於捕蟲籠重量太重,所以它不能像一般的豬籠草吊在樹上,只能垂附著地面生長,由於長得十分巨大,當地原住民還把牠拿來當作飯碗,將米放入籠中都到火堆裡悶熟,就如同竹筒飯的做法一樣,聽說十分美味。

國家公園裡除了不怕人的長尾猴以外,還有銀葉猴、長鼻猴兩種猴子,其中長鼻猴是名列於華盛頓公約組織的特有保育靈長類動物;這種猴子有著異於常猴的長鼻子,尤其以雄猴特別明顯,不但如此,身上還挺著一個大大啤酒肚,加上胯間的白毛,活像是一個穿著BVD內褲的怪歐吉桑,用人類的眼光來看真是有些其貌不揚!為了觀察這種生性害羞的猴子,我們在天剛亮就走進叢林裡等待。突然聽見樹冠上發出巨大的聲響,原來是長鼻猴爸爸攜家帶眷,在林子頂層跳躍覓食。成年的長鼻猴體重與身高近似人類三、四歲的小孩,一次四、五隻的猴群在像馬戲團裡的空中飛人一般在樹頂跳躍,許多不耐重壓的脆弱支幹也被壓斷掉落至地面,讓在樹下做觀察的我們嚇出一身冷汗。一陣騷動之後長鼻猴一家子便愜意的坐在樹頂享受早餐,透過望遠鏡看到牠們悠閒的模樣還真令人羨慕!在欣賞長鼻猴用餐之際,我突然發現在長鼻猴們運動過後,原本密不透光的森林從方才斷枝落葉之處撒下一片珍貴的陽光,長鼻猴們看似單純的樹叢間跳躍之舉,似乎也間接為這些雨林中的樹木淘汰一些腐壞、遭生物蛀食的數枝,為密林之下較不易照射到陽光的矮樹帶來一絲生命的曙光。也許這些猴子是上帝派來嘉惠雨林裡需要陽光生物們的小天使。

趁著日落之前,走出叢林,漫步在公園裡的木棧步道上,吹著南中國海的海風,步道兩側的林子在昏黃的陽光照映下更顯得神祕。突然發現幽暗的林子裡,走出了一頭長著落腮鬍、凸著兩隻大獠牙,看起來極為兇猛的馬來野豬。第一次與這種體積龐大的動物在野外相遇,我有些不知所措,經過一番觀察,才知道這些受到國家公園保護的野豬,根本無視於人類的存在,只要你不侵犯到牠,便能和牠一起逛大街。看看這頭馬來野豬,讓我想到,台灣山豬見到人,都是害怕成為山產店的桌上餚而拔腿就跑;但在這裡,人豬卻能和平相處相安無事,或許,這才是真正人類與自然萬物的相處模式吧!


■一絲不掛地在森林裡淋浴

在熱帶雨林裡由於空氣的對流十分旺盛,雨不但下的大且來的快,比起台灣的西北雨有過之而無不及;也因此常令人在毫無預警下,在短短一分鐘內成了落湯雞,在這裡探險,雨衣是必須隨身攜帶的工具。在剛抵達巴哥國家公園的那一晚,傾盆的大雨下了一個鐘頭,幾個同行的夥伴突發奇想,拿了肥皂,脫了衣服就往林子裡衝,享受著〝全方位〞的淋浴,隆隆的雨聲,伴著眾人的嬉鬧聲,景象十分有趣。在台灣,遇到下雨,因為害怕淋酸雨會禿頭,避之唯恐不及;而在雨林中,大家卻直接在大雨裡沖澡,吸收自然界的精華,這種樂趣,也唯有在熱帶雨林裡才享受的到。


■雨林的美麗與哀愁

在雨林這個充滿驚奇地方裡,或許只要你肯放鬆自己,融入大自然裡,一場接一場巧妙的生命演替戲碼隨時都會在你周遭上演!巴哥國家公園不但擁有十分豐富的生物資源,園內的地形地貌更是特殊多變,從海岸、沙灘、礁岩、紅樹林河口到丘陵、森林的地形在這都看的到,在這片特殊環境中,令人驚艷的生物隨時會不經意的出現,最適合做自然體驗和觀察活動;在這裡觀察的數日,每天在鳥鳴中醒來在蛙鳴中睡去,這種富有野趣的生活,或許是每天身處都市叢林的人們最奢侈的享受吧。深入距離我們不遠的馬來西亞雨林,體驗的不只是雨林蘊藏的野趣,也能藉由雨林的美麗與哀愁來為我們的環境作一番省思。此行之後,我不斷想著,熱帶雨林的面積正一個個縮減之中⋯也為此感到隱憂。在地球村的概念下,我們更加需要為這片與我們息息相關的荒野,多一分的關懷與保護。

文章轉載自徐仁修網站http://silencio.tw/6-3-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