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2日 星期四

邁向國際的荒野/徐仁修著

文/徐仁修


為何「荒野」要與國際接軌,主要的理由有五。

第一,這是一個地球村,自然生態沒有國界,地球任何一個地區的生態變化都會影響其他地區。以台灣為例,蒙古及新疆地區的沙塵暴就嚴重影響了台灣的空氣品質,也損害了不少人的健康。

中國大陸的東北、華北,有很多重工業的工廠,它所排放的燒煤廢氣(二氧化硫SO2),隨東北季風到達台灣,與雨水結合變成了稀硫酸(H2SO4),造成台灣北部東北部非常嚴重的酸雨。 


自1990年後,台灣停止砍伐森林,卻大量進口紙漿、紙張及木材,而這些原料大多來自砍伐熱帶雨林,所以我們在不知不覺中竟成了破壞熱帶雨林的間接兇手。熱帶雨林的破壞不但導致很多物種絕滅,並且也造成地球氣候的變化,回頭又造成台灣及其他地區的天災……。又如北半球工業國家所排放的氟氯化物卻在南半球造成大片的天空破洞(臭氧層被破壞,使得紫外線毫無阻隔地射向地球,造成對生物的傷害,特別是人類……)諸如此類,讓我們知道在地球村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而是同舟共濟。
再者,台灣是一個靠貿易生存的島國,從世界各地輸入原料,再向全世界輸出工業產品,如果對地球村的生態只有破壞而無貢獻時,遲早會被國際指責,甚至商品遭到抵制,我們應該未雨綢繆。荒野邁向國際,正是先知先覺地走在最前面的台灣民間生態組織。


第二,一直以來,華人在破壞地球自然生態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華人進補的觀念造成許許多多動植物的絕種或瀕臨絕種,此外在東南亞的許多國家裡,不少華人木材商是最大的熱帶雨林伐木者。只有我們可以瞭解這些華人的文化,可以找到與他們溝通的方式,進而改變他們的觀念,這是荒野比其他國際NGO組織更能發揮的地方,也會是荒野能為保護地球生態做出重大貢獻的一塊園地。


 第三,透過國際荒野分會,我們可以結合無所不在的華商、台商,做出對地球有些貢獻的事,如此不但可以提高台灣人在當地的形象,無形中做了很好的國民外交,也實際可以保護荒野棲息地。

再者,我們也可以向生態保護方面極有成就的國家借鏡,例如,我們就可以透過澳洲荒野分會取得澳洲在這方面的法律、規章,以及執行的辦法,做為台灣在立法、政策制定等的參效。 

第四,台灣在國際夾縫中生存,有特殊的政治環境,NGO組織在台灣是一個相當弱勢也常被漠視的團體,像總統大選、國會選舉時,有關環境生態的政見很少被提及就可窺知一斑。但執政者對於國際來的NGO組織則不敢怠慢,像珍‧古德來台灣,總統會召見,但台灣本土呢?即使選前信誓旦旦要成立棲蘭檜木國家公園,選後卻好像他以前說的是夢話,完全不記得此事,也從未聽他為此解釋他辦不到的原因,如果荒野是國際性的組織,可以在國際發聲,我想,我們對台灣荒野的保護就更能得心應手。 


第五,台灣是個蕞薾小島,人稠地狹,生存競爭激烈,很容易導致島民心胸狹隘,短視又急功近利,也造成好賭及投機,這是台灣很大的侷限,我們必須培養心胸寬廣及高瞻遠矚的下一代,藉著荒野邁向國際,我們可以帶領更多的未來主人翁透過保護地球荒野來達成。 


以上五點,當能讓伙伴瞭解為什麼荒野要邁向國際了。這幾年我推動國際荒野分會的成立,雖然困難重重,也有些微的成績出來,我期待有更多的荒野遊俠加入,一起再來完成一件人生中精彩又快意的大事。

 轉載自徐仁修個人網站 http://silencio.tw/3-1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