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3日 星期五

沙巴熱帶雨林行日誌/童瑞華

短短的3個半小時飛行,連5歲的安辰都還坐沒過癮,飛機就降落至沙巴(Sabah)首府亞庇市(kota kinabalu)的機場啦!一群穿著厚重外套夾克上機的夥伴們還未出機場門就已感受熱帶的威力,個個滿頭大汗。但被厚重衣物壓了幾個月的身軀覺輕巧靈起來了,大夥兒第一次見到笑嘻嘻的荒野駐沙巴代表kim都倍感親切。

Kim的父親是馬來西亞華人,母親是泰國人,她是在台灣唸大學及研究所時加入荒野,去年中到沙巴當本地華人報紙財經政治新聞記者,kim 是促成此次沙巴行的主要功臣之一。來到沙巴後她對荒野仍念念不忘,同時又深覺當地佔全沙巴人口1/3的華人社會應需要一個類似荒野的織組織,來協助他們更進一步的保護這片珍貴的大地,kim認為荒野應到沙巴成立分會…………



保護區最受觀迎的動物就是紅毛猩猩──Orang Utan,馬來語是雨林中的人的意思。在學術上他們被歸為大靈長類,和人類是極為相似的,科學家研究認為他們是世界上除人外最聰明的動物,所以又有人稱他們為人猿。由於這些紅毛猩猩還在此接受回復他們在原野中求生本能的訓練,但飯店目前上午10:00~下午2:00仍進行餵食。

他們很友善地偎依在餵食人員腳旁,習性似乎和之前我所閱讀及荒野領隊揚文在車上所講的資料不盡相同。野生的紅毛猩猩應是屬於居型的,由於臂力極大(據說可撕碎一集張開咀的鱷魚)且為素食者,主食為水果和昆蟲,在森林中無敵人(婆羅洲無虎豹等猛獸),體積又大到需要不停吃果子,故性喜獨居。各有各的個性及特徵,非常個別化的,他們因臂長腿短體大,比較喜歡停留在樹上,不太喜歡在地面活動。年輕的猩猩善於運用他們露活有力的手指抓住樹枝,然後從一棵樹輕鬆地盪至另一棵樹,但當他們變老變重時,就會比較小心謹慎的在林間移動,以免不小心掉落跌斷骨頭(此是紅毛猩猩最嚴重的問題)………

餵食人員發現我們是來自台灣的那一團“特別”的團體後,更起勁的回答我們提出的問題,雖然大夥也像一般遊客一樣,不應是更瘋狂的拼命按快門,他解釋已有兩隻猩猩成功的回到山林。

大多數的夥伴都是第一次與野生(應是半野生)動物這麼接近(由於人類傳染疾病給紅毛猩猩,遊客絕對禁止碰觸他們),真是又愛又怕,怕這個和我們一生可能就只這一次偶遇的野生動物突然“兇性大發”。懷著興奮的心情我們走著小徑去看樹根幾乎蔓延半座山,高約100公尺的怪樹(板根)。解說員很認真的用馬來語解釋著…………

大夥好奇的隨著指示進入長屋,看著暗暗的房間心中想起剛才Kim在車上對長屋的描述,包括沒電、沒熱水及村民多項禁忘,一種時空混亂及移轉的錯亂感突然昇起,居然有一種「回家」的感覺。很安全、不害怕、不陌生的感覺,戴上村民親手編織送給我們表示歡迎的項鍊,喝過碩大的椰子中的椰汁後,年約50歲的村長伯長得瘦瘦小小,和台灣有些原住民輪廓類似,帶著我們認識環境,只見他走兩步就停下來摸著植物迸出一大串馬來語,從Kim轉述後,只見男男女女個個摸摸捏捏,驚訝之不斷,沿著村莊四週,村長伯告訴我們這種來吃的,這是拿來治肚痛的,那是拿來當包裝紙用,那種樹汁是用來當強力膠黏東西用……。

長屋的屋頂是椰子葉,牆是某種防水性極好的樹皮,屋子的支架則是一些自然倒下的樹幹弄成的。男村民會一塊兒合力建新長屋,一棟20個房間皂屋子可能需3~4個月才建好。我們造訪的這座長屋是目前唯一對外開放招待外需的長屋,由政府出錢,四、五年前建好,共有六幢長屋,觀光客住其中一幢,其他村民有時住回較靠市集的原住處,像我們這樣的觀光客需透過政府安排才能來參觀,所付費大多數由政府取走,但村民可取其中一部份,並且留下所有其他捐款,政府則免費照顧到市區升學唸學的孩子。

舒舒服服散坐在長屋的走道,涼風陣陣吹來,沒有人急著要做什麼,大家都很有默契的東聊西扯。隨著天色暗下來,村民點起了油燈,這裏掛一盞,那裏掛一盞,在昏黃的燈光下,安辰飢餓又興奮地等著食物,這對出生以來從未期待過食物的他來說可是相當特殊的經驗…………

由於未事先告知村民們我們準備的是沙巴原住民式中國菜,而不是道地的沙巴菜,大夥唏哩呼嚕把放在地上的五、六盤炒雞肉、青菜吃的光光的,擦擦嘴,心滿意足的喝著白開水(當時心想如果是壺香片或咖啡,該多有情調啊!),村民開始湧入我們的長屋,大大小小堆著笑臉和我們坐在一起。幾個8~13歲間的小男生和小女生穿著傳統黑色的衣服為我們表演竹竿舞,只見孩子們愈跳愈快,小腳靈活的在四根竹竿間進出,大夥兒報以熱烈掌聲之際,一個個腳癢的輪番上陣,有的好像高蹺,跳起來時兩隻腳縮的只看到半截。

接著原住民表演他們的豐收傳統舞蹈。表演完之後他們也沒散去,留在長屋內有的透過翻譯與我們聊天,有的教我們原住民的童玩遊戲,有的教自然物編織玩具……一直鬧到半夜。許多伙伴就寢後,還有些人到屋外觀賞星空......

文章轉載自徐仁修網站http://silencio.tw/6-3-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