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5日 星期一

簡珀英特 在生態圈2號中所生活的2年

簡珀英特 她在生態圈2中所生活的2年



簡珀英特講訴她在生態圈2中所生活的2年20分鐘--一個激發她去探索我們如何在艱苦的環境中延續生命的體驗。這是第一個由TEDx所獨立舉辦的TED會議,是在美國南加州大學舉辦的。



本文原發表於 科學影像Scimage[2010-04-01] 

演講內容

0:15
我十分榮幸地 住過兩個生態圈。 當然,這房間裡的每個人,都住在生態圈一號裡。 我還曾在生態圈二號裡住過。 妙的是,我可以比較這兩個生態圈。 希望藉此能學到一些東西。
0:36
那麼,我學到了什麼呢?嗯, 這是我在生態圈二號裡做披薩。 我正在收割小麥,用來做麵糰。 然後,當然我也必須去擠羊奶 以及餵山羊,這樣才能做出乳酪。 在生態圈二號裡,我花了四個月才做出披薩。 在生態圈一號裡,這只要大約兩分鐘。 因為我只用打個電話,說, “嘿,你能送個披薩過來嗎?“
0:58
生態圈二號 基本上是一個佔地三英畝, 完全封閉的小型世界 我在那裡住了二年又20分鐘。 (笑聲) 頂端是由鋼骨和玻璃封起來的。 底部也是由一塊大鐵盤封閉的。 基本上,這是完全封閉的。 因此,我們有自己的迷你雨林, 私人海灘帶有珊瑚礁。 我們有熱帶草原、沼澤、沙漠。 我們有半英畝的農場,用來養植任何東西。 當然,我們也有人類住處,供我們居住。
1:31
1980年代中期,當我們設計生態圈二號的時候 我們必須問自己一些很基本的問題。 例如說,什麼是生態圈? 在那個時候,是的,我想現在我們都知道了 基本上那是一個供生命存活的圍繞著地球的圈子,對吧? 嗯,如果你要造一個的話,就必須比那個定義更明確一點。 因此,我們決定,它最必要的就是 它在物質上必須完全封閉, 也就是說,沒有任何材料的進出, 而能量是開放的。 基本上地球就是這樣。
1:59
這是一個只有生態圈二號1/400大小的密室。 我們稱它為測試模組。 就在第一天,這位伙伴 John Allen, 走了進去,在那花了幾天, 和我們放進去的植物、動物、細菌一起 希望他能活著。 醫生十分擔心 他會感染上一些十分致命的病毒, 或者他的肺會嗆到細菌或別的東西,如菌類。 但是,當然這些都沒發生。
2:23
在接下來的幾年裡, 有著不少關於生態圈二號設計的傳奇。 但是到了1991年 我們終於建了這個東西。 同時也到了我們進入的時間 去實測一下。 我們需要知道, 生命具有適應能力嗎? 你能把這個生態圈 從星球規模推演而來的, 將它壓縮成小瓶子, 而還能存活嗎? 都是大問題。 我們想知道,一方面為了能夠到宇宙他處, 例如說,我們要去火星, 我們要否帶個生態圈,住進去? 我們也想知道,以便我們能更了解 我們賴以生存的地球。 1991年,終於到了我們入住的時候 試驗一下我們的心血結晶。 讓我們來一趟處女航吧。 它會成功嗎?會不會有 我們不了解或應付不了的事發生? 從而否定了人造生態圈的概念?
3:18
我們進去了八個人,四男四女。 以後會更多。 (笑聲) 這就是我們生活的世界。 在上層,我們有 美麗的雨林和海洋。 下面,有我們所稱的科技空間。 那裡有所有的幫浦和閥門 儲水槽和空氣處理裝置,以及其他設備。 一位圈中人稱它為:“航空母艦上的伊甸園"。 一位圈中人稱它為:“航空母艦上的伊甸園"。 當然,我們也有人類居住處, 有實驗室,諸如此類。 這是農業空間。 它基本上是個有機農場。
3:54
我走進生態圈二號的那天, 我第一次 呼吸著和世界所有人 都不一樣的大氣。 除了另外和我同行的七人。 那一刻開始, 我成了那個生態圈的一部分。 我這可不是抽象地說說而已。 而是有十分具體的意思。 當我呼出空氣時,二氧化碳 供養著我種植的紅薯。 而我們吃了無數的紅薯。 (笑聲) 而這些紅薯 又變成了我身體的一部分。 實際上,我們吃了那麼多的紅薯, 因著紅薯, 我變成橙色的。 我實際上一次次吃著同樣的碳化物。 說得奇怪點,我不停地吃我自己。
4:42
然而, 當提到我們的大氣圈時, 從長遠來看, 這可不僅僅是個笑話。 因為它顯示出,我們在失去氧氣,數量可觀的氧氣。 而且我們也知道,我們在失去二氧化碳。 所以我們努力固碳。 感謝上帝,我們現在知道了這個術語。 我們像瘋了一樣地種著植物。 我們把那些生物質移到地下室儲存, 不停地種植,不停地種, 試圖吸收大氣圈裡多餘的碳。 我們也試圖阻止碳進入大氣圈。 我們盡可能停止灌溉土壤。 我們停止翻土,這樣我們可能避免溫室氣體進入空氣。 但我們失去氧氣的速度更快, 比二氧化碳增加的速度還快,這是意料外的。 因為在測試模組裡,我們同步檢驗過。 這就像玩原子的捉迷藏。 我們已經失去了七噸的氧氣。 而我們絲毫不知它藏在哪裡。
5:31
我告訴你,當你失去了很多氧氣時 -- 而我們失去的氧氣是很多的, 從21%降到到14.2% -- 天哪,感覺是很恐怖的。 我指的是,我們在生態圈裡勉強度日。 睡覺時,我們會呼吸暫停。 因而你會醒過來緊急吸氣。 因為你的血液化學已經起了改變。 你真的會那樣。你會停止呼吸,然後你 -- (喘息) -- 吸一口氣,就會驚醒,這十分討厭。 外面的人都以為我們快死了。 我是說,媒體讓這看起來,像是我們快死了。 我得每隔一天打電話給我媽, 說, “沒事,媽,沒問題。 我們沒有死,我們很好,我們很好。" 事實上, 醫生檢查著我們 來確定我們沒有事。 但實際上,他才是最容易缺氧的那個人。 有一天,他幾乎不能做簡單的算術。 那也是我們該放氧氣進來的時候。 你也許會在想,看吧, "天呀, 你們的生命支援系統 正在殺你。那不可怕嗎?” 是的,某個觀點上,那很可怕。 除了我知道,我可以走出那扇氣密門 隨時都可以,如果事情變得很糟。 不過,誰會說 “我不行了!”? 顯然不會是我。
6:40
但是另一方面,這是科學研究計畫的黃金。 因為我們真的可能把這搞定, 當成科學工具, 看看我們能否真的找到 那七噸氧氣到底去哪了。 我們的確找到了它。 我們是在水泥裡找到的。 基本上, 那很簡單。 我們以堆肥方式在土壤裡存了太多的碳。 它分解了,把空氣中的氧氣帶走了。 把二氧化碳放入空氣,然後它又跑進水泥裡。 其實十分直截了當。
7:09
所以在兩年後, 當我們出去的時候,我們都十分高興。 因為,實際上,儘管你會說 我們發現的只是個 "原來如此" 的問題, 當你的氧氣下降, 基本上,在你的生存系統裡停止工作, 那是十分失敗的。 除非我們知道是怎麼回事,以及我們知道如何修復。 而且不再發生別的 像那麼嚴重的問題。 我們多多少少證明了這個概念可行。 另一方面,人類則是另一回事。 我們 -- 我不知道我們是不是可修復。 我會說,我們都變得怪怪的。
7:43
當我從生態圈二號中走出來 我很激動,就要見到我的家人和朋友。 兩年來,我都是透著玻璃看人。 當每個人走向我而來。 我退縮。他們臭死了! 人臭死了! 我們發臭,因為噴了髮膠和腋下除臭劑, 以及其他各種東西。 我們在生態圈裡有東西保持我們乾淨。 但不是用香水。 而外面的人, 卻那麼臭。 不僅僅是那樣, 在外面, 我不知道食物從哪裡來的。 我一直在種植我們自己的糧食。 在外面, 我不知道我的食物裡有什麼,從哪來的。 我幾乎不能認出一半我吃的是什麼。 實際上,我會在商店裡站一個來小時, 讀著商品上事物的名字。 人們一定以為我是怪人。 這實在是令人震驚的。 我漸漸地迷失 於此大生態圈中,這個大家一起生活的生態圈。 在生態圈二號中,我完全懂得 我對我的生態圈每天都有巨大的影響, 它也對我有影響, 十分直覺,十分具象。
8:59
所以我開辦了自己的公司。 Paragon 太空發展公司, 在生態圈二號中與人草創的小公司, 因為閒著沒事可做。 其中一件事情就是 試著確定生態圈可以做多小。 以及可以做什麼用? 因此我們送一個上 Muir 太空站, 我們有一個在太空梭裡,還有一個在國際太空站裡, 16個月來,在那裡我們可以生產 第一個有機物,在太空裡 經歷多次的完整生命周期。 真正推進了極限 去了解我們生命系統的適應能力。 去了解我們生命系統的適應能力。
9:32
現在我自豪地宣布, 你們將提前知道 -- 星期五我們將宣布 我們要組成一個小組 去開發月球上的種植系統。 那將是十分有趣。 它的前身就是我們過去設計的系統。 一個完全封閉的,能在火星上栽培植物的系統。 其中一部分是,我們必須模擬 十分快速的二氧化碳、氧 和水的循環,在此種植系統中。
10:00
模擬的結果是 許多地方中,我找到了 厄立特里亞,位於非洲之角。 厄立特里亞,曾是衣索比亞的一部分, 是一個驚人美麗的地方, 極度嚴酷,我一無所知 那裡的人是怎麼謀生的。 那麼乾燥。 這是我看到的。 但這也是我看到的。 我看到一個公司 利用海水, 和沙去種植 一種作物,它能純靠未經處理的鹹水生長。 而且它將產生一種食物。 那就是油籽。 我震驚。他們同時也生產紅樹林 在人工林裡。 而紅樹林會提供木材、 蜂蜜,和葉子給動物吃, 因而它們可以產奶等等, 像我們在生態圈二號中一樣。
10:57
所有資源都來自這個,養蝦場。 養蝦場是地球的一個禍害, 坦白說,從環境的角度來說。 它往海洋裡排放大量的污染。 同時也污染它的鄰居。它們各自排泄到對方的池裡。 十分形象的。 但是這個專案所做的, 是把這些排出物, 全部轉化為食物。 他們實際上是把污染轉為資源,送給沙漠居民。 某種意義上,他們創造了一種環保工業系統。
11:30
我去那裡,因為我實際去模擬紅樹林部分 為一個碳信用額計畫,來自 聯合國的京都議定書。 就當我在模擬紅樹林沼澤時, 我想,“你如何在周圍加個盒子?” 當我在盒子裡模擬植物時,實際上, 我知道界限在哪裡。 像這樣的紅樹林,我則完全沒有概念。 嗯,當然你也可以把整個地球當界限。 然後,去理解它與整個地球的互動。 把你的專案放在那個脈絡裡。
12:02
今天我們正在全球看到一個驚人的變化。 從原本我稱之為 "殺生" 的物種, 一個無論我們是故意或無意 設計我們的系統來消滅生命,常常是這樣的。 這真是一張美麗的照片, 是在亞馬遜河上面照的。 這裡的淺綠色地區有大量的森林砍伐。 而這裡美麗的細細雲彩 則是火,人造大火。 我們正在這個轉變的過程, 轉變為我將稱之為 "愛生" 的社會, 一個我們學會培育的社會。 現在還不怎麼像,但我們是這樣的。 這就在全世界發生著, 在所有活著的生命中、 各種事業和工業中, 任何你能想得到的。 我常常認為,人們會迷失在那裡。 他們說,“但我如何在那裡找到自己的方法?” 那是個很大的話題。 但我會說,小事情也有影響,真的。
13:11
這是我家後院一個耙子的故事。 這是我家後院, 很早前,當我剛買下房子的時候。 在亞利桑那州,大家當然都鋪碎石子。 他們喜歡把地面耙得乾淨美麗,而且總把葉子清掉。 星期天早上,鄰居的樹葉吹集機響起, 我真想掐他們脖子。 這是一種審美觀, 我們不能容忍不整潔。 因此我扔掉我的耙子。 我讓從樹上掉子的所有葉子,都留在房產上。 長時來,基本上我做的是什麼呢? 我在培育表層土壤。 現在所有鳥類都來,我還有老鷹。 我有一個綠洲。 這是每年春天時,每六星期, 六到八個星期,我就有這個繁茂的綠州。 這裡其實是個河岸區。 整個圖森地區都可以變成這樣 只要每個人改變一下,扔掉耙子。 小事物也有其份量。
14:14
工業革命和普羅米修士, 給我們帶來了這個,點亮世界的能力。 同時也帶來了這個, 從外太空看世界的能力。 現在也許我們不會有 另一個可移住的生態圈, 將它和現在這個的生態圈相比 但是我們可以看看世界, 試著理解我們在此脈絡中的位置, 以及我們要如何和它互動。
14:46
如果你在自己的生態圈中迷失了自己, 或者無法聯繫上 你是身在此生態圈中的何處, 我會跟你說, 做個深呼吸。 瑜珈人士是對的。 呼吸的確把大家都聯繫了起來, 以一個十分具體的方式。 現在深呼吸一下。 呼吸時,思考一下, 你的呼吸裡有什麼。 也許裡面含有你鄰座所呼出的二氧化碳。 也許有一點點的氧氣 來自離此不遠沙灘上的藻類。 呼吸也從時間上聯繫我們。 也許你呼吸中含有的碳 是來自於恐龍。 也許你現在呼出的碳, 將會出現在你子子孫孫的呼吸中。 將會出現在你子子孫孫的呼吸中。 謝謝。



以上中文翻譯  來自Ted網站
http://www.ted.com/talks/jane_poynter_life_in_biosphere_2/transcript#t-5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