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1日 星期一

動物的道德與正義!

動物的道德與正義! 
Frans de Waal : Moral behavior in animals




長久以來人類道德與正義的由來有著很多討論, 道德與正義的發展也關係到法律, 社會福利,經濟金融制度等幾乎所有層次的制度的設定. 但是人類不是這地球上唯一的生物, 道德與正義除了人類文化演化的建構外, 有沒有更本質的東西是其他有認知能力的生物所共享的準則呢?

下面的演講很精彩的介紹了在其他生物上目前人類知道的道德與正義行為. 演講的開始以猩猩的修補彼此關係做來開端, 不同於以為已為在動物界只有輸贏跟利益, 在猩猩吵架之後, 會有主動的友好行為來修補關係, 表示他們認知到彼此的關係是必須珍惜的. 接著說明互助水果盒實驗, 實驗設計只有兩隻猴子一起拉盒子才能把盒子拉過來, 才有水果吃. 聰明的他們當然一下就發現了必須要合作, 不過令人驚奇的是即使裡面有人吃飽了, 最後也不要吃, 有其他動物需要幫忙時後仍會幫忙.

演講者提出了互惠與能夠感受到其他生物的處境是發展道德的重要關鍵, 像是看到別人會打呵欠比較容易被感染的人也比較有同理心, (同樣的行為也在猩猩身上可以觀察到). 動物在合理的情況下也會做出有利於同伴的選擇, 注意到其他同伴的幸福. 最後一個經典的實驗是動物怎麼感覺公平這件事情, 本來兩隻猴子只要拿小石頭給研究人員就可以獲得普通的小點心, 不過如果只給其中一個猴子好吃的葡萄另一個只是普通的小點心, 本來吃得很開心的那位就會生氣,連吃都不願吃. 後來也提到, 吃到好吃葡萄那位看到同伴沒有一樣的對待也會放棄自己本身的葡萄. (影片很精彩請別錯過了)

這些反應只是動物有關道德與正義研究的一小部分, 不過透漏的訊息卻很強烈, 那就是人自以為人所以珍貴, 不同於其他生物的特質其實在其他有認知能力的動物上也看得到, 有其他生命有著同樣的感受與認知, 在過去因為不了解而被忽視, 如果以道德的高低做為衡量生命的價值, 或許很多動物都比不少自私的人更值得被尊重.

本文原發表於 科學影像Scimage[2012-04-15]


演講內容

0:11
我出生在荷蘭的希罗尼穆斯·波希 畫家希罗尼穆斯·波希的姓 波希 指的就是這個地方 我一直很喜歡這位 15 世紀的畫家 我對他的道德觀非常感興趣 他正好生在一個宗教影響力日漸衰弱的時代 我想 他也會覺得有點疑惑 社會會怎樣發展 要是沒有宗教,或者宗教響力不足的話 所以他畫了一幅非常著名的畫,叫"樂園" 有些人認為這畫描繪的是 阿當和夏娃被逐出伊甸園之前的人性 或者是如果他們從未被逐出伊甸園的人性 所以這不禁讓人想問 如果人類沒有嚐禁果 那分辨是非的果實的話 我們又會有怎樣的道德觀呢?
0:51
後來 那時我還是個學生 我去了一個非常特別的公園 那是在荷蘭阿納姆的一個動物園 那裏養著幾隻黑猩猩 照片中的是年輕時候的我和小黑猩猩 (笑聲) 在那裏我發現 黑猩猩非常渴望權力 針對這點 我寫了一本書 在當時很多研究都把重心 放在動物的侵略性和競爭性 我就把動物界的全貌展現出來 其中包含了人性 因為說到底 我們也都在互相競爭 我們也有侵略性 基本上我們都在爭取自己的利益 這是我出版的書 我不知道黑猩猩讀懂了多少 不過 看起來他們對這本書非常感興趣
1:35
現在 在我做 關於權力、支配關係以及 侵略性等的研究過程之中 我發現黑猩猩在爭鬥後會和好 現在你看到的是兩隻剛打完架的公黑猩猩 最後 它們在樹上著彼此的手 在我拍完這張照片的下一秒鐘 它們一起來到樹枝上 親吻和擁抱對方
1:55
我覺得非常有趣 因為當時我只想著競爭和侵略 所以這看起來完全沒道理 重要的明明是輸贏 那打完架為甚麼又要和好呢? 這實在說不通 這是倭黑猩猩處理的方式 它們每件事都可以扯上性 所以它們和好的方式是做愛 這中間的道理是一樣的 就是當你有一段 很重要的關係 而這關係因為衝突而被破壞了 所以你需要去處理這件事 所以我對整個動物界的看法 還有對人類的看法 就在那時候開始有了轉變
2:29
所以我們可以 從政治科學、經濟學、人文科學 以及哲學的角度來看這整件事 人就像一匹狼 天性其實是很惡劣 我想這樣形容其實對狼是很不公平 畢竟狼是 一種很擅於合作的動物 所以才會有那麼多人在家裏養狗 因為狗也是非常擅於合作的 其實這對人性也是個不公平的描述 因為人性包含更多的是合作性和同理心 只是我們沒太強調而已 所以我開始對這些問題產生興趣 並且開始研究其它動物
3:03
這是道德的支柱 如果你問,道德是基於什麼東西? 這答案總是脫離不了兩個因素 一個是互惠 與之關聯的是正義和公平 另一個因素是同理心和同情心 人類的道德比這複雜多了 不過要是沒有了這兩個支柱 我想其它也沒剩下太多其它的了 我想就不會有所謂的人性了
3:27
讓我給大家舉幾個例子 這是 耶克斯靈長類動物中心在很久以前拍的影片 人們在訓練黑猩猩互相合作 所以 大概是一百年前 人們就已經在做關於合作的實驗 你可以看到這兩隻年輕的黑猩猩 它們有個箱子 這箱子的重量 光靠其中一隻黑猩猩是拉不動的 當然 箱子上面放了一些食物 不然它們不會拉得那麼使勁 它們現在正在拉那個箱子 你看 它們動作一致 你可以看到它們同時使力 一起拉動箱子 這相對於其它動物 已經是一個很大的優勢了 很多動物都不能做到 接下來你會看到一個更有趣的畫面 現在把兩隻黑猩猩中的其中一隻餵飽 所以這隻猩猩對拉箱子 已經沒什麼興趣了 (笑) (笑) (笑) 注意看最後發生甚麼事 (笑) 它幾乎拿走所有的食物了
5:05
(笑)
5:08
這裡有兩個很有趣的部分 第一個是 右邊的這隻黑猩猩 它很清楚它需要它的夥伴 這說明它能理解合作的重要性 第二個是 這個夥伴也願意幫助 即使它對那些食物已經不感興趣 為什麼呢? 這該和互惠有關 在靈長類和一些動物身上 其實有很多證據能證明 它們會報恩 所以在將來 它會得到回報 這就是動物之間相互幫助的原因
5:34
我們對大象也做了同樣的實驗 對大象做實驗可是很危險的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 你沒辦法弄一個一隻大象 無法獨立拉動的裝置 其實是可以做到的 只是我想那東西還是不大可靠 所以我們採取了別的方法 我們在泰國幫 喬希·普拉尼克做了這樣一個實驗 我們用一條繩子圍著裝置 如果只拉繩子的一端 另一邊就會往後縮 所以兩隻大象必須同時撿起繩子拉 不然這裝置就不會動 而繩子也會縮到裝置後面
6:08
在第一段錄影裏你會看到 兩隻大象一起被放出 來到裝置面前 裝置在畫面左邊 上面放著食物 它們同一時間被放出 一起到達 然後一起撿起繩子 一起拉動繩子 對它們來說 這其實相當簡單 它們做到了 它們就是這樣把裝置拉過來 現在我們要增加難度 因為這個實驗的目的是在於 找出大象對合作的理解程度 比如說 它們能不能達到跟黑猩猩一樣的理解程度
6:46
我們的下一步是 先放其中一隻大象 如果這隻大象夠聰明的話 它會在那裏等 不會拉那繩子 因為如果他拉了 另一端會往後縮 實驗也就結束 現在 這隻大象犯規了 我們沒有教它這樣做 但是這顯示它明白 因為它踩著繩子的一端 就站在繩子上等另一隻大象過來 等另一隻大象幫它把東西拉過來 這就是我們所說的佔人家便宜 (笑) 但是這顯示這隻大象很聰明 它們想出好幾種方法 我們不認為這些是有必要的 現在另一隻大象也過來了 準備要把東西拉過來 看另一隻 它當然不客氣地吃 (笑) 這是合作、互惠的部分
7:58
再來 我們看同理心的部分 同理心是我現在的研究主題 同理心有二項特質 一項是理解 一個常見定義是 一種能了解他人感受的能力 另一項是情感 所以同理心基本上有兩種表達的方式
8:13
一個是身體上的 如果你和一個難過的人聊天 你的臉部表情、動作早就表現得很難過 比你真的感到難過還早 這可以說是用身體表現情感上的同理心 很多動物都懂得這個 一般家裏的狗也是 其實這就是為什麼人們會在家裏養哺乳類動物 而不是養烏龜、蛇等的動物 這些動物沒有這種同理心 另一個表達方式是認知 也就是感同身受的能力 這種能力就更少動物擁有了 只有少數動物能做到這一點 但我想大象和猿類可以做到
8:46
而同步化 是整個同理心機制的一部分 而且在動物界由來已久 我們也可以藉研究在人類確認這點 比如說打哈欠會傳染 人會因為別打哈欠而跟著打哈欠 這和同理心是有關的 兩者會刺激相同的大腦區域 而且 我們也知道 容易跟著別人打哈欠的人 具有高度同理心 沒辦法表現同理心的人 像患有自閉症的小孩 他們不會跟著別人打哈欠 兩者是有關聯的
9:12
為了研究這點,我們給黑猩猩看一個動畫頭像 這就是你在左上角看到的 這個動畫在打哈欠 這隻黑猩猩看著 真正的黑猩猩看著電腦螢幕 螢幕上正放著這動畫 (笑) 它跟著打哈欠 大家可能對這很熟悉 可能你等一下就開始打起哈欠 這機制是人類和一些動物共有的 這和身體同步化的方式有關 是同理心的基礎 是基本上所有哺乳類動物共有的
9:51
接下來我們可以研究一下更複雜的表達 安慰 這隻公黑猩猩剛打輸了 正在吼叫 這一隻少年黑猩猩靠過去 用一隻手抱著它 想讓它冷靜下來 這是安慰 和人類的安慰很相似 而安慰這行為 是由同理心驅動的 事實上 要研究人類小孩的同理心 就讓小孩的家人表現得很憂傷 然後看小孩會怎麼反應 這和同理心有關 也就是我們想看到的
10:21
我們最近也發表了一個實驗 各位也許有聽過 是關於黑猩猩的利他行為 這裏有個問題 黑猩猩會在乎 其它個體的福祉嗎? 數十年來 大家都認為 只有人類會能做到 只有人類會在乎別人的福祉 我們做了一個很簡單的實驗 我們對勞倫斯維爾的猩猩做了這個實驗 在 耶克斯 的野外試驗站 它們是這樣生活的 我們把它們送進一個房間 開始做實驗 我們把兩隻黑猩猩隔壁放置 其中一隻有一個裝滿籌碼的籃子,這些籌碼代表不一樣的意思 其中一種籌碼 只分食物給選籌碼的黑猩猩 另一種則會給雙隻黑猩猩食物
11:00
這是我們和 維姬·霍納 一起所做的研究 這裏有二種顏色的籌碼 它們會有滿籃這些籌碼 它們必須從二種顏色裏挑一種 你會看到它們怎麼選擇 如果黑猩猩做了自私的選擇 也就像現在那樣 選了紅色籌碼 它要把籌碼交給我們 我們接過籌碼 把它放在桌上 那裡總共有二個食物要當獎品 在這情況下 只有右邊那隻黑猩猩得到食物 左邊那隻走開了 因為她知道結果了 這對她不算是個好的實驗 下一個是親社會的籌碼
11:35
對於做選擇的黑猩猩 這裡是有趣的地方 對於做選擇的黑猩猩 其實沒什麼差別 她現在給我們一個親社會籌碼 所以兩隻黑猩猩都得到食物 所以做選擇的猩猩 不管怎樣都能得到獎勵 不管怎樣都沒差 她其實可以閉著眼睛亂選 不過我們發現 它們都偏好選親社會籌碼 這是50% 線,代表隨機期望值 當同伴注意它的時候 它們更會傾向選親社會
12:02
但如果同伴對它施壓 像是吐水或威脅它的話 那親社會的選擇就會減少 它們好像在說 如果你不乖一點的話 我今天就不會親社會了啦 這會發生有沒有同伴的時候 當沒有同伴坐在旁邊 我們發現黑猩猩會在乎 其它個體的福祉 特別是對來自同一群體的成員
12:26
接下來 我要談的今天最後一個實驗 是關於公平的研究 這研究後來變得很有名 現在多了很多類似的研究 因為大概在我們做了這研究後的 10 年之後 它變得相當出名 我們最初是用僧帽猴做這實驗的 而我現在要給你們看的是我們的第一次實驗 這實驗現在已經在狗、鳥類 以及黑猩猩身上做過了 但我們和 薩拉·布魯斯南 一開始是用卷尾猴做的
12:54
我們 把兩隻僧帽猴隔壁而放 同樣的 這些動物來自同一族群的 而且彼此認識 我們把它們帶出族群 放在實驗室 接下來的責務非常簡單 它們就是需要做這個 而如果你給它們黃瓜作為完成責務的奬勵 對於這兩隻猴子 即使要它們連續做25次也很樂意 雖然我覺得黃瓜只不過是一些水而已 但是它們已經很滿意 接著 如果你給其中一隻葡萄作奬勵的話 葡萄是牠們偏好的食物 剛好跟在超市裡的標價一樣 所以如果你給它們葡萄 它們更喜愛的食物 這樣你就能在它們之間製造不平等 那就是我們所做的實驗
13:37
最近我們讓一群沒做過這實驗的猴子重做這實驗 然後錄了影 我們認為它們會有比較強烈的反應 我們猜對了 左邊的猴子會拿到黃瓜 右邊那隻是拿到葡萄的 拿到黃瓜的那隻猴子 你留意 她對第一片黃瓜很滿意 她吃了第一片 然後她發現另一隻猴子拿到葡萄 等一下你就會看到她的反應 她把石頭遞給我們 完成責務 然後我們給她一片黃瓜 她把黃瓜吃掉 另一隻也得要把石頭交給我們 她這麼做了 所以她拿到一顆葡萄並吃掉 另一隻看到了 她也給我們一顆石頭 但她還是只拿到黃瓜 (笑聲) 她把石頭放在牆上敲了幾下 她把石頭交給我們 但是她這次還是拿到黃瓜 (笑聲) 基本上你在這裡看到的就是華爾街的抗議活動了
14:58
(笑聲)
15:01
(鼓掌)
15:04
我要和大家說 我還有大概 2 分鐘 我要和大家說一個相關的有趣故事 這研究很有名 我們收到很多意見 特別是人類學家、經濟學家 還有哲學家 他們其實不甚麼喜歡這個 我想應該是因為他們認為 公平是一個很複雜的 所以動物不可能理解這個概念 有個哲學家甚至還寫信給我們說 猴子是不可能明白公平的概念 因為公平這概念是在法國大革命時才出現 (笑聲)
15:35
還有另一個寫很長一篇文章給我們 說他可以相信這和公平有關 要是拿到葡萄的那隻拒絕接受葡萄的話 有趣的是薩拉·布魯斯南 在黑猩猩身上做這個研究時 發現兩隻黑猩猩在有些情況下 拿到葡萄的那隻的確會拒絕接受 直到另一隻也拿到葡萄 這幾乎就是人類對公平的概念了 而我認為哲學家們應該要重新思考一下他們的哲學
16:02
讓我總結一下 我相信 道德是逐步形成的 我認為道德比我所說的這些還要複雜 但這些是道德的基本元素 我們在其它靈長類動物身上也發現這些元素 那就是同理心和安慰 親社會、互惠和公平的概念 所以我們研究這些特定的主題 試著由下而上地建構道德 而不需要上帝和宗教的參與 看看道德是怎樣發展的
16:29
謝謝大家
16:32
(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