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5日 星期五

為蜜蜂們求情

丹尼斯-范-恩格勒斯多普(Dennis vanEngelsdorp):為蜜蜂們求情

蜜蜂們正在成群的死去。什麼原因呢?
養蜂帶頭人丹尼斯-范-恩格勒斯多普(Dennis vanEngelsdorp)給我們揭示了這些溫順的、被誤解的生物在大自然中的重要性和背後令人擔憂的消失之謎。

這篇演講是討論蜜蜂的消失. 其實不只蜜蜂消失,一樣對傳粉很重要的蝙蝠也在消失中. 影片提出也許是整體自然環境在經歷一種失調的變化. 最後提到希望每個人能在自家周圍幫助環境的生態, 別用人工的佈置抹殺破壞我們的生態環境.




本文原發表於 科學影像Scimage[2010-04-01]

演講內容


0:15
我只想請大家迅速地, 稍微向你右邊的人點個頭, 然後再向你左邊的人點個頭。 (笑聲) 注意啊!假如 一個人是一箱蜂的話,去年冬天,(蜜蜂死亡的)可能性就像, 你或你朝著點頭的人中的一個 去世了一樣。 大家知道嗎! 那可是相當多的蜜蜂。 而且這才是 (蜂群開始死亡的)第二年我們就已經損失了超過30%蜂群, 或者我們看成 在一個冬天內我們損失了30%的蜂群。
0:50
天哪!那是許多,許多蜜蜂,那損失很大。 大部分損失是 我們知道的原因造成的。 我們知道這些蜂蟎導致 和造成了大量損失,我們還有新的問題 就是去年我介紹過的蜂群崩潰失調症。 我們看一張去年12月中央峽谷的一個小山頂上的照片。 你能看到照片下部這些(房)外庭院, 或者說臨時庭院,2月份之前蜂群被運到這裏, 後被船送到杏樹園中。 在我到這兒以後,一位紀實作家來到這兒做了兩個月的調查, 他/她筆下這些不是蜂箱 這裏是擺滿沒有蜜蜂的空空的白盒子的(蜜蜂的)墓地。
1:35
現在,我來用兩句話總結一下一年來的工作, 告訴大家我們一直在努力尋找 造成這種結果的原因。 就我們所知蜜蜂好像是得了一場流感。 並且這場流感已經在蜂群中氾濫。 有的實際上是一年中的大部分流感 是由一種病毒引起的,這種病毒對我來說是新的 或者說最近近才被我們鑒定的,它叫以色列急性麻痹病毒。 這一名字的由來是因為以色列的一個傢伙首先發現了它, 但是他現在很後悔給這種病起了那個名字,因為, 很顯然,名字本身暗含著某種意思。 但是我們認為這種病毒是無處不在的。 另外,毋庸置疑,蜜蜂有時候也會感染其他病毒 或其他流感,所以我們還在艱難研究的, 還在令我們徹夜難眠的問題是 為什麼這些蜜蜂突然變得對這場流感沒有抵抗力, 為什麼它們在這些其他疾病面前也如此不堪一擊? 但是我們還沒有答案, 雖然已經付出了很多時間來研究。 我們認為這可能是多種因素共同造成的。 我們從一個龐大而活躍的工作組得知, 蜂巢中有很多種殺蟲劑, 不可思議的是,有時候最健康的蜂巢 有最多殺蟲的劑種類。我們發現的所有這些 非常奇怪的現象令我們費解。
2:56
因此我們想到綜合研究蜂群健康狀況。 毫無疑問,如果損失了很多群蜂, 養蜂人當然能很快進行補充。 因此我們有能力從大量損失中恢復過來。 大家知道,如果我們在冬天損失三分之一的奶牛, 應急部隊就要出動了。 但是養蜂人怎麼辦呢,即使他們只剩下一個蜂群, 他們還能將那個蜂群分成兩個。 然後,給沒有蜂后的那半群蜂買一個蜂后。 蜂后是郵寄來的;而且不管它是來自澳大利亞還是夏威夷還是佛羅里達, 你都可以把它變成那半群蜂的蜂后。 實際上,美國是第一個 通過郵件運送蜂后的國家,而且, 必須要通過郵件郵寄蜂后是郵政法的一部分 這可以保證我們國家有足夠的蜜蜂。 如果你不只是想要一隻蜂后,你還可以買到 一包三磅重的蜜蜂。當然, 郵局會很小心的 處理你的三磅蜜蜂的。 你可以把這包蜜蜂放入蜂箱中更新死光的蜂群。 這意味著養蜂人非常擅長更新死光的蜂群, 所以他們有承受那些損失的能力。 所以即使我們每年都損失30%的蜂群, 我們國家還依然會有 相同數量的蜂群,大約 2,400,000群蜜蜂。
4:19
雖然如此,那些損失在很多方面還是慘痛的, 其中一方面就是養蜂人的損失。 首先說說養蜂人是很重要的, 因為他們將會是你遇到的最讓人著迷的人之一。 如果這兒有一群養蜂人,你會(從中)找到各種各樣的人, 從來福槍協會會員 到聖-佛朗西斯科後院中看起來怪怪的的豬官兒。 (笑聲) 他們在同一屋簷下, 他們都很投入而且相處的很好, 他們是因為 喜歡蜜蜂而到一起的。 現在談談,養蜂人中另外一部分人 他們是商業養蜂人, 也就是那些僅靠養蜂來養家糊口的養蜂人。 他們將可能是你碰到的人當中一些最獨立、最頑強、 最感性、最富創造性的人。 他們很迷人,而且全世界的商業養蜂人都是那樣的。
5:17
今年早些時候我很榮幸在海地工作了兩周。 海地,如果你去過那裏,你就知道他簡直是個悲劇。 我是說,即使有100條理由解釋 為什麼海地是那樣貧窮, 它也沒有理由那樣的破敗不堪。 但是你會碰到這個養蜂人,我在那兒遇到了他, 他是我曾經遇到過的最有知識的養蜂人中的一個。 沒受過正規教育,但是卻有很多知識。 我們的一個專案需要蜂蠟;他非常能幹, 他做出了我所見過的最好的一塊兒蜂蠟, 使用了牛糞、錫罐和他的蓋頭,他把蓋頭當作紗網使用, (他)就在這片草甸上(做蜂蠟塊的)。他的技術讓人很受啟發。
5:57
我們還有戴維-海肯伯格,他是蜂群崩潰失調症的代表人物。 是他首先發現了蜂群崩潰失調症 並敲響了警鐘。 他很早就使用這些卡車 沿著海岸線上下轉運這些蜜蜂。 雖然許多人認為轉運蜜蜂 不好,但是轉運蜜蜂已經有數千年的歷史了。 古埃及人就曾就用筏子沿著尼羅河上下轉運蜜蜂, 這說明運動的蜜蜂大軍一點兒也不新鮮。 蜂群崩潰失調症讓我們真正憂心的原因之一 是更新那些死亡的蜂群要花費大量的錢財。 我們有能力更新一年, 也許還能連著更新兩年。 但是如果損失50-80%的蜂群, 連續三年就垮了。我們確實很擔心 損失掉這部分產業。
6:48
因為養蜂業在很多方面都很重要, 其中之一就是在農業上。 這些遷徙的養蜂人是美國最後的遊牧者。 大家知道,他們帶著蜂箱, 一年內搬一次或兩次家。 你們看佛羅裏達州,達迪市 是賓夕法尼亞州養蜂人的去處。 然後從達迪市順著這條路往下20英里是哥如福蘭德, 那裏是所有威斯康辛州養蜂人的去處。 要是你二月份在中央峽谷, 請在早上10點去這間咖啡館,店名是凱西和凱特之家。 那裏是所有養蜂人在忙了一夜將蜜蜂 移到杏樹林 他們在那裏一邊吃早餐 一邊互相抱怨。那種經歷很棒, 我真的鼓勵大家那時候去那個小餐館, 因為那是必不可少的美國體驗。 我們再來看那些家庭,那些遊牧家庭, 從父母到子女都在忙著侍弄蜜蜂。 他們不喜歡求人, 但卻最樂於助人。 比如有人因為卡車大修而損失了所有蜜蜂, 養蜂人們都會過來送給他20群蜂 幫他彌補損失。 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有活力、 歷史而且讓人振奮的社區,很值得交往。
8:06
當然,蜜蜂真正的重要性並不是蜂蜜。 雖然我大力支持你們使用蜂蜜。 因為它是最“道德”的甜味劑, 它是有生命的好甜味劑。 而且據估計差不多在我們的每三口食物中就有一口 是直接或是間接由蜜蜂傳粉的。 現在,我想用事實證明它, 看一下我昨天的早餐: 一點紅莓汁、一些水果和一些格蘭諾拉麥片, 我也意識到我應該吃全麥麵包,但是, 麵包加果醬還有一些咖啡, 如果我們把那些食物拿走 只有杏肉我沒有從格蘭諾拉麥片中拿出去— 如果我們拿走那些 直接或間接由蜜蜂授粉的東西, 我們的餐盤上就沒有多少東西了。 所以,如果沒有蜜蜂,我們好像還不至於挨餓, 但毫無疑問的是我們的食譜將會縮小。 人們說花是蜜蜂的生命之源, 而蜜蜂是花愛的使者。
9:11
說的真是太好了,因為蜜蜂的確 是花的“性工作者”。它們,要知道, 它們的服務是有償的。 它們“收取”花粉和花蜜, 才來把雄性配子,也就是花粉, 從一朵花傳給另一朵花。 有些花不能自我受精。就是說它們不能-- 同一朵花的花粉不能使自己的受精。 如果在一個蘋果園裏,你有10行 同一個品種的蘋果樹,然後還有一棵蘋果樹 它有不同的花粉型。 蜜蜂會非常忠誠。 當它們出去傳粉或從某種花上採集花粉時, 它們會專門針對那種植物來幫助它結果。 當然,它們生下來就是搬運花粉的。 它們在身上積累靜電,這樣花粉就會跳到它們身上, 它們就幫著把那個花粉叢一朵花帶到另一朵花。
10:00
儘管如此,蜜蜂只是少數派。 蜜蜂的老家不是美國;它們 是被殖民者帶來的。 實際上蜂的種類比 哺乳動物和鳥類加起來種類還多。 單單在賓夕法尼亞州,我們已經對蜂類盡行了150年的調查, 並且最近這三年的調查非常詳細。 在賓夕法尼亞州我們鑒定的蜂類已經超過400種。 其中32種是在1950年以後鑒定或發現的。 那可能是因為以前採集方法不當, 但是,我想這確實讓人覺得 傳粉者們出了什麼問題。這些蜂類們讓人著迷。
10:38
上面是熊蜂。 熊蜂是群居性的,但是它們不是真正的社會性昆蟲, 因為只有蜂後活過冬天。 還有汗蜂,它們就像是飛來飛去的小寶石。 它們就像小蒼蠅一樣到處飛。 另外我們還有另外一類蜂,叫做偷寄生蜂, 它還有個很有創意的名字:壞脾氣的謀殺-- 我在想那個詞呢? 聽眾:蜂? 鄧尼斯-範-恩格勒斯多普:蜂!是的,謝謝! (笑聲) 這些蜂的做法就是守株待兔。這些獨居蜂, 它們在地面或者樹枝上打好洞, 收集來花粉做成花粉球, 然後在花粉球上產一枚卵。 那麼,這些呆在洞外面的謀殺蜂, 等到蜂媽媽飛走後跑到洞裏吃掉裏面的卵, 並在那兒產下自己的卵。 所以它們是不勞而獲。 然而,實際上,如果你發現周圍有這些偷寄生蜂 就說明環境是健康的, 因為它們是食物鏈頂端的蜂類。 目前,我們有一份紅色名錄 記錄著我們擔心可能已經消失了的傳粉動物種類,並且在那份名單的開頭 有很多種這些偷寄生蜂,和這些熊蜂。 並且,如果你們生活在西海岸, 去流覽一下這些網站,它們在找人 去尋找一些種類的熊蜂,因為我們認為 某些種類已經滅絕了。 有些種群已經變小了。
12:06
所以有麻煩的並不僅僅是蜜蜂, 我們對這些本土的傳粉者 或者我們人類以外的東西都缺乏瞭解。 當然,蜂類並不是這裏唯一重要的要素。 還有其他傳粉動物,比如蝙蝠, 蝙蝠也有麻煩了。 我很慶倖我是個“蜂人”而不是“蝙蝠人”, 因為沒有資金支持蝙蝠問題的研究。 但是蝙蝠的死亡速度非常快。 白鼻子綜合症已經消滅了成群成群的蝙蝠。 如果紐約的一個山洞裏的15,000只蝙蝠, 只剩下1,000只了。 那(蝙蝠死亡的速度)就好像是聖-佛朗西斯科 的人口在三年內變成這個縣城人口的一半。 那是多麼驚人啊。 我們沒錢去解決那個問題。
12:51
但是我高興因為我想我們知道 所有這些情況的原因,那就是NDD: 大自然缺失症。 也就是,我覺得,我們的社會, 我們忽視了和大自然的聯繫。 我想如果重新我們親近大自然, 我們就會有資源和興趣 來解決這些問題。 我認為有一個簡單的方法就可以治療NDD。 那就是,種植草甸而不是草坪。 我覺得我們已經失去了和大自然的聯繫, 而這是一種把我們重新和周圍的環境聯繫起來的好方法。 不久前我曾有幸在一片草甸旁生活了 一小段時間,非常迷人。 讓我們審視一下草坪的歷史,那簡直是個悲劇。 二三百年前草坪曾經 象徵榮譽和地位, 所以那時候只有很富有的人才能享有那些綠色的草坪, 實際上,是綠色沙漠:因為它們沒有一點兒生機。 2001 年,美國人在草坪上使用的殺蟲劑占殺蟲劑總使用量的11%。 我們釋放的溫室氣體中有5%來源於草坪修剪。
13:58
所以我們花費了大量的資源 來養護我們的草坪 -- 那些沒用的生物系統。 所以我們需要重新審視這一做法。 告訴你們,事實上白宮 前面被用來養羊以資助 第一次世界大戰,那可能是個不錯的主意; 不是個壞主意。 我說這些可不是因為我完全反對修剪草坪。 我覺得在小範圍內種植草坪興許還有些好處, 並且應該受到鼓勵。 但是我也要再強調一下剛才我的某些觀點, 因為擁有一 片草甸或者居住在草甸旁邊是完全不一樣的。 親近草甸真的很棒。 4年時間這些乳草植物已經在我的草甸裏長大了。 除了能觀賞不同的植物 或者來拜訪這些花的昆蟲,欣賞它們, 告訴你們,我們還聽說你還能和葡萄酒聯繫起來, 你就有了一個不斷長大 並散發出這些不同的芳香的朋友。 並且這個朋友, 這種友誼永遠不會乾涸。 當你喝下這個葡萄酒你也永遠不會離開那個朋友。 請支持大家那麼做。
15:08
雖然並不是每個人都有草甸, 或者可供改變為草甸的草坪,那麼你當然可以 在花盆裏種一小片草甸。 很明顯蜂類可以成為通向其他事物的一扇門。 所以我不是說你應該在花盆中種一片草甸, 而是在草甸裏“種”一個花盆。 你們還可以組建這種很好的城市團體 或者樓頂養蜂人團體,這些養蜂人生活在, 這些養蜂人生活在巴黎。 每個人都應該養上一窩蜂,每個人都應該養上一窩蜂, 因為那是最有意思的事情。 所以如果我們想治癒我們的NDD或者大自然缺乏症 我覺得養蜂是個很好的方法。 養一窩蜜蜂,種一片草甸, 體驗那些生命回到你的生活中。 如果那樣的話,如果我們這麼做,我想我們可以創造, 我們可以保證我們的未來 -我們更加美好的未來- 有養蜂人、蜂和那些草甸。 那個過程 –那個發生在你 種植草甸、飼養蜜蜂 或者欣賞那些本土蜂類的時候發生轉變的過程- 會非常非常的令人興奮。 我希望你們能經歷那些 並且有一天能向我談論那些。 好!非常感謝大家光臨。非常感謝。


以上中文翻譯  來自Ted網站
http://www.ted.com/talks/dennis_vanengelsdorp_a_plea_for_bees/tran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