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8日 星期四

文明社會為何走向崩潰?

賈德·戴蒙:文明社會為何走向崩潰



為什麼有些文明社會會走向崩潰?通過分析鐵器時代格林蘭島上的維京部落,荒漠化的復活節島以及當今的美國蒙大納州,賈德·戴蒙向我們展示了崩潰的危機離我們有多近,但他同時也樂觀的表示,如果我們反應及時,一切都還來得及。


本文原發表於 科學影像Scimage[2010-12-25] 


演講內容

0:15
社會瓦解之謎,我相信各位都曾對此感過興趣, 那些曾經存在,但後來瓦解的社會, 如瑪雅文明,尤卡坦半島上的古典瑪雅文明,復活節島文明, 阿納薩齊文明,新月沃地文明,吳哥文明,大辛巴威文明等等。 而在最近的10到20年裏, 考古學家們向我們展示了導致這些社會瓦解的 鮮為人知的的環境原因。 但是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地方, 都有著上千年的歷史, 卻從未有過徹底的瓦解。 譬如:日本、爪哇島、湯加以及蒂科皮亞。顯然, 與其他社會相比,有些社會更加脆弱一些。 我們該如何來理解這一點呢? 顯然,這個問題非常有現實意義。 因為於當下世界同樣 有一些已經瓦解了的社會,如:索馬里、 盧旺達和前南斯拉夫。此外, 還有一些行將崩潰的社會,比如:尼泊爾、印尼、哥倫比亞。
1:24
那麼,美國是什麼狀況呢? 歷史上,有這麼多的社會或者衰敗、或者消亡, 以史為鑒,我們應當如何避免重蹈覆轍呢? 這個問題的答案顯然得從多方面考慮, 如果有人告訴你:“這些社會會崩潰,只有一個原因。” 那麼你應該馬上反應過來, 這人是個傻子。畢竟,這是個非常複雜的問題。 那麼我們該如何來理清頭緒呢? 在分析社會崩潰的過程中,我設計出了一個 “五點架構”:這其實是個清單,枚舉了我為了解釋社會瓦解之謎 而考慮的每一個因素。下面,我將通過分析格陵蘭島上的維京部落的消亡 來闡釋這個“五點架構”。 這是一個留有文字史料的歐洲社會, 所以我們可以充分理解那裏的人和他們的動機。 西元984年,一群維京海盜登陸格陵蘭島並隨後定居下來。 到1450年,整個社會瓦解, 最終,他們滅絕了。
2:29
他們怎麼就全滅絕了呢?嗯,在我的“五點構架”中, 第一點是:人對環境的影響。 因為大意,人們毀掉了他們賴以生存的資源。 在這個具體的案例中, 維京人由於大意導致了土壤侵蝕和森林荒漠化, 而之所以造成了麻煩是因為 他們需要樹木來製成木炭,再用木炭冶鐵。 因此雖然他們是鐵器時代的歐洲社會,但當他們瓦解時, 他們已經不能冶煉鐵器了。在清單上的第二點是: 氣候變化:或變暖、或變冷、或變乾、或變濕。 在這個案例中,14世紀晚期,尤其是15世紀, 氣候變冷。但寒冷的氣候並不是決定性的因素, 理由是當時愛斯基摩人同樣住在格陵蘭島上, 面對變冷的氣候,他們的表現就挺不錯的。 那麼,為什麼維京人沒能做到呢?
3:30
在我的清單上的第三點是: 與周邊友邦的關係,這些友邦可以提供必要的援助。 而一旦這種來自友邦的援助終止,通常會使 這個社會瓦解。在這個案例中, 他們一直在與母邦,挪威,進行貿易往來, 然而,一方面因為挪威逐漸衰弱, 一方面因為兩地航道間的海水漸漸結冰,這種貿易與日俱減。
3:56
在我清單上的第四點是:與敵國的關係。 在這個案例中,他們的敵國是因紐特人 以及愛斯基摩人,他們與維京人是格陵蘭島上的“室友”, 但他們並不遭維京人待見。而且我們知道, 他們有時會屠戮維京人,此外,可能更重要的是, 他們擋住了維京人到出海口的路, 而每年的特定季節,維京人是需要通過這個峽灣出海捕獵海豹的。
4:24
最後,在我的清單上的第五點: 一個社會的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因素, 這些因素能促使一個社會意識到並解決它所遇到的環境問題。 在這個案例中, 因為文化的原因,維京人很難解決遇到的問題,具體而言: 維京人是信仰基督教的, 他們將大量的人力物力花費在建築大教堂上;此外, 作為一個極其爭強好勝的社會,他們瞧不起因紐特人, 因此他們拒絕傳授技術。綜上,這就是“五點構架” 如何解釋社會瓦解的以及格陵蘭島上維京人消亡的原因。
5:04
那麼當今的社會又是如何的呢? 過去的5年裏,我和我的家人造訪了蒙大納州的西南部, 在那裏,每當乾草收割時, 我像個年輕人一樣工作。乍一看, 蒙大納州貌似是全美境內環境最自然的州。 但深入研究後,會發現其實它也面臨著許多嚴重的問題。 同樣用我的“五點架構”法來檢驗。第一點:人類對環境的影響。 是的,這種影響在蒙大納州極為嚴重。 為解決廢礦產生的有毒物質問題,已耗費了數十億美元。 而為了除去雜草,以及控制其擴散,蒙大納州每年幾乎都要花費 2億美元。此外,蒙大納州的可耕土壤面積還不斷在減少, 原因包括:土壤鹽鹼化、森林管理失調 以及森林大火問題等。接著考慮我的清單上的第二點: 氣候變化:是的,蒙大納州的氣候逐漸變得更加乾熱, 蒙大納州的農業主要是依靠雪水灌溉, 因為氣候變暖,雪水漸漸消融,我們可以看到, 國家冰河公園的冰川正在逐漸消失, 這對蒙大納州的農業來說,絕對是個十足的噩耗。
6:11
我的清單上的第三點:與可以提供援助的友鄰的關係。 在當今的蒙大納州,居民收入的一半以上 都不是產生於州內, 而是源自於州外,主要包括: 社會保險的款項轉賬,各界的投資等等。 這就使得蒙大納州成為了美國最脆弱的州之一。
6:31
第四點:與敵國的關係。這一點上,蒙大納州面臨的問題 與其他州一樣,都受到海外反美勢力的威脅, 在一些問題上尤為敏感:如干擾我們的石油供應, 恐怖襲擊等等。最後,在我清單上的最後一點: 一個社會的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因素如何來解決 其所遇到的問題。蒙大納州一致奉行“長期持有”的觀點 如今似乎正在妨礙他們解決所遇到的問題。 “長期持有”的價值觀致力於伐木、採礦以及種植、 以及非政府管理。這一價值觀 在過去對他們經濟發展的幫助成效顯著,但如今卻似乎難以奏效。
7:12
當我在思考社會瓦解的問題時, 不管是過去的或是當下的社會, 我不禁問自己,我能得到什麼普適性的結論麼? 在某種程度上,正如托爾斯泰所言: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同樣的道理,每一個瓦解或者行將瓦解的社會都是不同的。 它們的瓦解各有各的原因。儘管如此, 我們還是可以得到一些共識的,通過對比 歷史上那些崩潰了和沒有崩潰的社會, 這些共識於今也有借鑒意義。在眾多社會瓦解的案例中, 可以發現一個有趣的相似點:這個社會發展到其鼎盛時期, 突然急轉直下,然後瓦解。歷史上,許多社會的發展軌跡 並不是逐漸衰弱然後消亡,而是國力逐漸強盛, 勢力逐漸擴大,最後達到鼎盛期。突然,在一個極短的時間裏, 如幾十年間,他們就瓦解了。比如說, 尤卡坦半島的低地古典瑪雅,他們瓦解於 9世紀早期,而正是在此之前的數十年,瑪雅人 完成了他們最大的紀念碑,而且,人口數量也達到了史上最多。
8:17
同樣的,蘇聯的瓦解亦然。 在蘇聯瓦解的前幾十年,甚至可能僅僅在其前10年, 他們還處於史上最輝煌的時期。 有一個現象倒是與此種情形很相似:培養皿中細菌數量的增加曲線 這些社會之所以暴斃,極有可能是因為 他們能夠獲取的資源已無法滿足他們的需求, 或者他們在經濟上入不敷出。 在培養皿中,細菌繁殖。每隔一代,數目翻倍, 只需五代,便告終結。起初,培養皿會有15/16的空白區域, 而一代之後,只剩下3/4的空間,再下一代, 只有一半。當培養皿還有一半空間時,只需要再有一代, 培養皿就被占滿了。因為沒有了更多的食物來源,這個細菌社會於是瓦解。 由此可見,在短時間內, 一個社會由盛轉衰繼而消亡的現象是很常見的。
9:14
這個現象用數學思維可以這樣理解:如果你要考慮一個當今的社會, 你最該關心的並不應該是這個數學函數的值, 具體而言,即一個社會的GDP;你應該留意的, 應該是這個函數的一階導以及二階導。 以上便是得到的瓦解社會的共性之一。其二, 總是會有許多微妙的環境因素使得 一些社會較之其他更為脆弱,而這些環境因素 目前我們尚未能完全理解。比如說,為何在太平洋中, 在數以百計的島嶼中,只有復活節島 因為徹底的森林荒漠化而完全荒蕪繼而消亡? 結論是這大約涉及到了9種不同的環境因數, 每一種都異常微妙,這些因數都給復活節島帶來了 消極的影響,這些因數涉及火山噴發產生的沉降物, 所在地的緯度以及降雨量。也許這些因數中最微妙的一個, 是沉降在島嶼上的那些主要來自亞洲的大陸塵埃, 這些塵埃,附帶著大量的營養物質, 而正是這些營養物質,保護著太平洋上這些島嶼的生態環境。 在恢復土壤肥力的過程中,所有太平洋的島嶼都能從來自亞洲的大陸塵埃獲利, 但唯有復活節島,因為距離原因,獲利最少。 這一現象,我們居然一直到1999年,才開始察覺。
10:31
所以說,有一些社會,由於這些微妙的環境因數, 比其他社會更加脆弱。最後, 我將闡述第三個共識。 因為目前不才正執教於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給那裏的本科生們講授關於社會瓦解的課程。 課堂上,最讓我的這群學生們迷惑不解的事情是, 這些社會為什麼沒有發現他們在自尋死路? 那些復活節島上的居民怎麼忍心砍盡森林,毀滅自己的家園? 當他們砍倒最後一棵棕櫚樹時,他們是什麼感覺? 難道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嗎? 那些社會怎麼可能沒有察覺到自己對環境的影響,進而懸崖勒馬? 我想,答案應該是這樣的:假設我們的文明能夠延續下去, 那麼也許到了下一個世紀,那時的人們同樣會好奇: 那幫生活在2003年的人怎麼可能沒有注意到 他們所犯下的如此明顯的錯誤,他們怎麼就不迷途知返? 回顧歷史,我們發現那幫人不可理喻。但在後人看來, 我們似乎同樣也不可理喻。鑒於此, 我嘗試著分析出了了幾個理由 來解釋為什麼這些社會沒能處理好他們面臨的問題。 為什麼他們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存在?或者意識到了, 卻沒能解決問題?或者,如果他們已經開始解決問題 為什麼他們沒有保持下去?
11:45
就這一問題,我只簡單的概括兩點原因。 一個可能導致社會瓦解的困境是:利益衝突 短期利益與長期利益的衝突。 這裏是指決策制定者的短期利益與整個社會的長期利益相衝突, 尤其是當執行了這一不明智的政策後,社會整體利益受損時, 政策制定者們可以置身事外的情形下。 當某一決策可能最終造成整個社會的悲劇,但短期內政策制定者卻可以從中獲利時, 他們極有可能鼠目寸光,推行這一極具風險的決策。 短視的主事者,就會把這個社會帶向瓦解。 舉例而言,在格陵蘭島的維京人, 那是一個極其爭強好勝的社會,那個社會的首領們最想要的, 是更多的子民,更多的羊群和更多的資源,多多益善, 直到這些的數量超過了相鄰部落的首領。這一風氣的驅使下, 首領們紛紛行動,後世稱之為“刮地皮”:他們過度積壓土地, 強迫土地租用人成為附庸。這些舉措, 短期內是使首領們的勢力大為增加, 但卻為隨後整個社會的瓦解埋下禍根。
12:43
這兩種利益的衝突在今天的美國 同樣非常劇烈。特別是考慮到 如今美國的政策制定者們通常 可以置身事外。不管外面世界因為他們制定的政策發生了什麼, 他們都能安穩生活在有柵欄的院子裏,喝著純淨水, 悠哉遊哉,高枕無憂。在最近的10多年裏, 很明顯的事實是:那些商業世界的精英們, 察覺到了他們可以通過一些事情來短期獲利, 儘管這些事情雖然可以給他們帶來利益, 但終將給整個社會帶來災難。 比如在伊朗問題上砸下數十億美元, 或者類似的決策。這樣的事情, 倒是的確對他們的短期利益很有幫助, 然而長遠點看,這在未來將危害到整個社會。 綜上,這就是關於為何有的社會會做出 愚蠢決策的概括之一:利益衝突。
13:33
我要概括的第二點是, 就一個社會而言,有時的確很難制定出、或者照搬 一些恰當的決策,尤其是當涉及到 根深蒂固的價值觀時。有時,這種堅定的價值觀是必須的, 但有時,卻也是不合時宜的。比如說, 格陵蘭島上的維京人,早期,他們的生存環境極為惡劣, 之所以他們能相互扶持,頑強的持續4個半世紀, 那是因為他們有著共同的信仰, 以及巨大的凝聚力。但恰恰正是因為這兩個原因: 宗教信仰以及社會凝聚力, 導致了他們最後很難去做出改變, 以及向因紐特人學習。另外一個例子:澳大利亞。 澳大利亞之所以生存並能夠持續發展, 即使它在地理位置上遠離歐洲文明, 那是因為250年來,他們一直是大不列顛的屬國。 但如今,他們的這種身份, 卻使得自己很難去適應他們在 亞洲的地位。因此,這的確是個艱難的轉變過程: 意識到那些給你帶來麻煩的事情, 正是之前你力量的來源。
14:44
當今社會可能會走向何方呢? 嗯,我們都知道,當今世界上,數十種可能導致社會瓦解的“定時炸彈” 正在滴答滴答的走著。這些“定時炸彈”大都是 最近數十年被“點燃”的,而最早的,不會超過50年。 但其中每一個,都能讓我們萬劫不復。比方說:水資源、 土壤問題、氣候變化、外來物種入侵、 光合上限問題、人口問題、有毒物質等等、等等。 一共有將近12個。如前所述,這些“定時炸彈” 幾乎都是近50年以來才產生的,而且其中大多數 是近幾十年才有的。有些地方 甚至更近幾年才有的。按照目前這個趨勢, 菲律賓耗盡他們可供砍伐的森林, 只需要5年時間;而所羅門群島, 只需要1年時間, 而木材,正是他們的主要出口物。這無疑對 所羅門群島的經濟是毀滅性的打擊。人們常常問我, 賈德,為了拯救地球,對於生態環境的惡化, 當務之急,我們最應該做的一件事情是什麼? 我的答案通常是:我們最應該做的一件事情是, 放棄這個天真的想法:認為我們只需要做好最應該做好的那一件事, 就可以把整個問題解決。 畢竟我們面臨著一打問題,而每一個,都是致命的。 我們必須將它們全部解決,要不然,就算我們成功解決了11個, 還剩下第12個,我們同樣得完蛋。舉例來說, 如果我們解決了水資源問題、土壤問題以及人口問題, 但沒能解決有毒物質的問題,我們還是得陷入麻煩。
16:15
事實上,我們現在正處於不穩定階段, 這就是說,理論上講,這種狀態不可能長久的。 在未來的數十年間,這些問題終將被解決。 這就是說,現在正在觀看我這個演講的人中, 那些五六十歲以下的人,將有幸看到這些矛盾被解決, 而那些超過60歲的人,比如說我,可能就不能親眼目睹了, 不過我們的孩子,或者孫子們肯定可以見證這一刻。 這些問題將會可能有兩種解決形式: 一種是:我們通過一些溫和的方式來停止這一不穩定狀態, 比如說主動採取一些矯正措施; 或者是,這些衝突會通過一些 非我們意志所能改變的方式被解決,即戰爭、 疾病或者饑荒。可以肯定的是, 這一不穩定狀態在未來數十年間會結束,通過這樣或那樣的方法。 換言之,既然這個系列的主題是 “選擇”,我們還有得選。之前的分析是不是意味著 一切已經無濟於事,我們只能悲觀以對呢?我認為,恰恰相反。
17:25
當今世界面臨著的那些大的問題一點都沒有 超出我們的控制範圍。畢竟,我們面對的最大威脅並不是 小行星撞地球,如果是那樣,我們倒的確只能坐以待斃。 相反的,當今我們所面臨的所有重大威脅, 其實都是自找的。既然我們能製造出這些問題, 我們其實也能解決這些問題。這就是說, 靠我們的力量,足以應付這些麻煩。 具體而言,我們可以做些什麼呢? 對於那些相信“我們的選擇可以改變未來”的人而言,你們能做的 有很多。有許多事情我們現在並不清楚, 但這些事很重要,我們一定得弄清楚;還有許多事情, 雖然我們已經弄明白了,但還沒有開始做﹐ 謝謝! (掌聲)



以上中文翻譯  來自Ted網站
http://www.ted.com/talks/jared_diamond_on_why_societies_collapse/transcript#t-10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