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6日 星期二

塑料充斥的海洋


查爾斯·摩爾:塑料充斥的海洋


這演講說明塑膠跟塑膠瓶是怎麼進入海洋跟生態圈, 因為PET塑膠瓶比水重, 所以只有有瓶蓋的瓶子會漂浮, 跟頻瓶蓋脫離的瓶子會沉入海底. 經由追蹤漂浮的瓶蓋, 可以看到這些塑料是怎麼在大海流動的. 鳥類也會誤食這些瓶蓋而死, 所以死亡的時候肚子裡充滿了瓶蓋. 
查爾斯·摩爾船長是Algalita海洋研究基金會的創始人,他第一次發現了大太平洋垃圾帶——一片無邊無際漂浮著塑料垃圾的海域。現在,他為我們講述大海面臨的日益嚴重的塑料碎片污染問題。






演講內容


0:11
讓我們來談談垃圾
0:13
我們被教導要將在大蕭條和在二次大戰時期 我們被教導要將在大蕭條和在二次大戰時期 所建立的保守消費意識全都拋諸腦後 在戰爭後,我們需要把戰時大量的生產力 轉移到的和平時期貨物的生產上 <<生活雜誌>>就介紹了這種"用完就丢"的生活方式 聲稱這樣可以讓家庭主婦甩下洗滌碗碟的擔子 這概念在當中起了助推作用
0:37
採取這種生活方式的人必須了解: 丟棄的塑膠佔據了大量空間,並且不能被生物分解 只有我們人類才能製造出大自然無法分解的廢料
0:47
特別是塑膠,這是一種很難循環再用的物質 一位老師教我以"diddly point squat" (微不足道的小數目) 去形容我們所製造的垃圾中 那不到5%的塑料垃圾回收率 實在少得可憐
1:05
這與塑膠的熔點有密切關係 與玻璃和金屬不同,塑膠不能透過再熔化去進行提煉 它在水沸點以下,便會開始熔解 像海綿一樣 它不會吸附油性污染物 每年回爐生產的1000億顆塑膠小球中 有一半很快會變成垃圾 而這些垃圾中的一大部分 會經河流流入大海
1:32
這是洛杉磯機場附近Biona小灣內垃圾堆積的情況 這是加州州立大學長灘分校附近的漂浮物 也是我們昨天參觀的淡化水工廠的所在地
1:42
儘管有飲料瓶有退瓶費 飲料瓶還是佔了流入海洋塑膠垃圾的絕大多數 在美國,每五分鐘我們就使用了兩百萬個飲料瓶 這張圖片來自TED演講者: 克裏斯•喬丹(Chris Jordan) 他巧妙地記錄了消費掉的瓶子數目之巨大,這是放大了的細節
2:00
這個位於下加利福尼亞海域的偏遠海島 已經成為塑膠瓶的“儲藏庫” 無人居住的聖羅克島是許多鳥類的棲息地 位於下加州人口稀少的中部海岸 請注意這些瓶子上都有瓶蓋 由聚對苯二甲酸乙二醇酯(PET)製成的塑膠瓶 會沉入海裏,不會漂到這麼偏遠的地方 然而,來自其他工廠的瓶蓋 由一種稱為聚丙烯的塑膠製成 它們會在海面漂浮 不幸的是,瓶蓋並不在塑膠瓶回收法案的名單上
2:33
讓我們追蹤一下這數以百萬計的瓶蓋 看看它們是如何漂流到大海的 來自日本的瓶蓋以一年的時間橫穿太平洋 而我們的瓶蓋則沿著加利福尼亞寒流漂行 直達卡波聖盧卡斯所在的緯度附近 10年之後,大部分來自日本的瓶蓋 漂到所謂的“東洋垃圾場” 而我們扔掉的瓶蓋則充斥了整個菲律賓 20年之後,我們看到在北太平洋環流區 出現了塑膠碎片堆積帶
3:00
在西北夏威夷群島國家保護地的兩個環礁 庫爾環礁和中途島環礁上 同樣出現了這樣的情況,數以百萬計的信天翁 在這片海域覓食,吃下找到的一切 然後再回吐給幼鳥 這是一隻四個月大的黑背信天翁 它死的時候,胃裏全是這些東西 成千上萬隻如鵝一樣大小的幼鳥正在死亡線上掙扎 牠們的胃裏滿是瓶蓋 或像打火機之類的其他垃圾 但裡面絕大部分都是瓶蓋 不幸的是,它們的父母誤以為 在海面漂浮的瓶蓋是食物
3:38
而瓶蓋下的扣環 也對海洋生物的性命造死威脅 這只龜名叫Mae West 牠現在仍在新奧爾良一位動物園管理員的家中生活
3:48
我想知道我的家鄉—長灘市,為這個問題作出了什麼貢獻 因此,在2005年的海岸清理日 我到了長灘市最東邊的長灘半島 我們一同清理了這個長而寬的沙灘的垃圾 人們每撿起一個瓶蓋,我就付給5分 很多人加入了這個行動 這就是他們搜集到的1100個瓶蓋 我以為那天我只會花20美元左右 而最後我卻花了近60美元
4:15
我按照顏色將它們分類 並在接下來的地球日 在聖佩德羅的卡布裏奧水族館進行展覽 州長阿諾.史瓦辛格和他的妻子瑪利亞路過,並與我們討論關於這次的展覽 雖然我戴上了一頂女孩子氣、以膠袋編織而成的帽子 他們還是跟我握了手 我帶他和瑪麗亞去看在夏威夷北部的渦流處的 一個浮游生物拖網 裡面的塑膠含量比浮游生物還多
4:40
這就是拖網在那逐漸變成塑膠湯的海洋中拖到的樣本 用浮游生物拖網在海面拖動一英里 得到的樣品就像這個 和這個 當塑膠碎片沖上夏威夷沙灘的時候 看起來是這樣的 而這就是凱魯亞沙灘 我們的總統一家人在前往華盛頓之前就在那兒度假
5:04
那麼,我們是如何通過這些樣品 得到塑膠含量比浮游生物還多的結論? 我們按體積大小將塑膠碎片分成不同類別 從5毫米到1/3毫米 少量塑膠上的持續性有機污染物濃度 比周圍的海水高出一百萬倍
5:24
我們想知道,深海裏最普通的魚類 位於食物鏈底部 是否也會吞下這些毒藥 我們做了數百次“屍體檢驗” 在超過三分之一的魚胃裡都發現了塑膠碎片 最高的記錄來自一條僅2.5英寸的小魚 它小小的胃裏有84塊塑膠碎片
5:43
你可以買到經過認證的有機製品 但沒有一個魚販 能賣你一條經過有機認證和野生捕捉的魚
5:54
這就是我們留給後代的遺產 這個無法控制,“用完就扔”的社會 已經成為全球性問題 我們實在沒辦法儲存或回收所有生產的東西 我們只能把它們扔掉 現在,透過市場機能我們能辦到很多事情 然而,市場卻不能修補這個已被破壞的海洋生態系統 即使投入所有的人力物力 我們也永遠無法把海洋裏所有的塑膠垃圾清理乾淨
6:25
視頻:情況正在惡化 塑膠包裝的數量不斷增加 “用完就扔”的生活方式大行其道 使這威脅已經波及了海洋
6:35
主持人:他對把海洋清理乾淨感到希望渺茫 把塑膠從海水中過濾出來的成本 將超出任何國家的預算 過程中也可能導致海洋生物的死亡 摩爾說:「要解決的話就要從塑膠的來源著手 在塑膠流入海洋前便要把它攬下來。」 但身處於一個被塑膠包圍的世界裡 他對此並不抱太大希望 布萊恩•魯尼為《夜線》所做的報導 加利福尼亞州長灘市
7:11
查理斯•摩爾:謝謝你們。


以上中文翻譯  來自Ted網站
http://www.ted.com/talks/capt_charles_moore_on_the_seas_of_plastic/transcript#t-6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