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7日 星期三

修復雨林

Willie Smits 修復雨林
How to restore a rainforest



透過複雜的生態學,生物學家Willie Smits發掘一個重新植林的快捷方式,在婆羅洲救回了許多棲息於當地的紅毛猩猩,進而創造出一個得以修復脆弱生態系統的藍圖。


本文原發表於 科學影像Scimage[2010-04-01] 

演講內容

0:11
有一天我和妻子走在市場上, 有人往我面前遞上一個籠子 籠子的縫隙後 是我今生所見過最悲傷的眼睛。 我最初見到的,是一個病得非常厲害的猩猩寶寶。 當晚我摸黑回到那個市集 我聽到“嗚,嗚”的啜泣聲 果然﹐我在垃圾堆上發現一個正在死去的小猩猩。 籠子被丟棄了 我抱起這小猩猩, 在牠身上揉揉,強迫牠喝點水 直到牠開始正常地呼吸。
0:44
這是Uce。 現在牠住在Sungai Wain保護林區, 而這是Matahari,牠的第二個孩子, 事實上牠也是我救來的第二個紅毛猩猩Dodoy的孩子。 這件事戲劇性地改變了我的生命, 到今天為止,在我的兩個中心裡,已有將近一千隻小猩猩。
1:02
(掌聲)
1:04
不,不,不。錯了。 這很糟糕。這不過證明我們失敗了,我們無法在野外救活牠們。 這很不好。 這僅表明每個人在他們該做的事上失敗了。 幾乎所有的紅毛猩猩都活在世界上的動物園裡, 那些現在受害的猩猩寶寶, 其中已經有六隻消失在森林中了。
1:25
伐林,尤其是為了栽種油棕櫚而濫砍林木, 以提供西方國家生質燃料 是造成這些問題的主因。 這是二十公尺長的泥炭沼澤, 蘊藏世界上最多的有機物質。 開墾泥炭沼澤來種棕櫚樹 就像製造一座座噴發二氧化碳的火山群 這將會排放非常多的二氧化碳 我的國家已成為全球溫室氣體排放的第三大國, 名列中國與美國之後, 而我們卻是個毫無工業的國家。 就只因為濫採森林。
2:00
這些是可怕的圖像。 我今天不會花太多時間說這些, 但是有許許多多Uce家庭成員 很不幸地依然住在那森林裡 依然必須經歷那過程 而我已不知道要將牠們安置在哪些安全的地方了。 於是,我決定必須要為牠想出一個解決方案 而這一解決方案 也讓採伐森林的人們同樣受益 讓他們的經手最後一片森林 那將會 失去那些受害者與棲息地。
2:34
所以我創造一個叫Samboja Lestari的地方 我的想法是, 如果我可以在我想像的到最糟糕最不可能的地方完成這件事 從一個什麼都沒有了的地方 那麼就沒有人會有藉口說,“對啊,但是...” 不會有。這會是每一個人都可以依循的步驟。
2:51
所以我們現在在婆羅洲東部。這是我開始著手的地方。 誠如你所見到的,這裡原先只有一片枯黃荒地 什麼也不剩,只剩一丁點小草 2002年間我們這裡有將近百分之五十的人沒有工作 存在著為數甚多的犯罪。 當地人在醫療與飲水上花費很多錢 農業生產力所剩無幾 這是全省最貧窮的區域 所有野生動植物已經完全滅絕 就像生物學上的一片沙漠 當我站在這片草地上,我只覺得熱 -- 那裏甚至沒有一點蟲子的聲音 -- 只剩這些搖動的草。
3:29
儘管如此,四年後我們在此創造了3000個工作機會。 那裏的氣候也改變了。我將為你們展示: 再也沒有水災,再也沒有火災。 這裡也不再是最貧窮的區域了, 而且此地的生物多樣性也得到巨幅地發展。 我們得到超過一千以上的物種,至今有137種鳥類。 我們有30種爬蟲類。
3:52
所以,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們在森林中製造了巨大的經濟損害。 基本上這些全部的毀壞過程 已經得到減緩, 但我們見到一樣的事-- 我們使用火耕; 人們買不起化肥 所以他們燃燒一半的樹木與當地現有一半的礦產。 火災變得頻繁發生 過一陣子你又被困在一塊 完全無法耕種的土地上。 沒有一棵樹存留。 然而在這個地方,在這片草地上 你可以見到山丘上有我們最初的辦公室, 四年下來,一片綠方地在地球表面出現了...
4:33
(掌聲)
4:35
這裡有這些動物,這些快樂的人們, 而且還有經濟價值。
4:40
這怎麼可能呢? 如果你看看這步驟,你會發現很簡單: 我們買下這塊地,處理火災, 然後開始植林 混合農業與林業。 在那時我們建立基礎設施、管理、以及財政措施。 但我們必須確定每一個當地居民 都全然參與計畫 這樣就沒有外部的力量會介入。 這使得當地人成為那片林地的保護者。 我們以“人民、利益、地球”的原則, 並且更進一步地 我們建立一個確定的法律地位 因為假始森林屬於國家的話 人們會說,它屬於我,它屬於每一個人。 我們也應用其他原則 比如說透明化、專業評估管理 可擴展性、往複性...等等。
5:31
我們所做的是制定配方 如何從一開始甚麼都沒有的情況 向一個目標前進。 你根據可以控制的因素,制定一個配方 無論選擇技術、化肥、或樹種 你觀測結果,並且測量它。 在這配方裡你同時包含了成本。 你要知道需要付出多少勞動力 如果你可以把這配方丟在地圖上、 在沙質土壤上、在粘土壤上、 在陡峭的斜坡、在平地上的土壤上、 你配置這些不同的食譜;如果將它們結合起來, 從之而來的一個商業計劃、 以及從之而來的工作計劃,你可以對其進行優化 可以針對對現有的可供勞動力、或現有的肥料, 來完成這計畫。
6:19
這就是實行這個計畫所看起來的樣子。我們要擺脫這片荒草地。 它從根處散發著化合物 合歡樹是一個經濟價值非常低的植物 但我們需要它們來恢復微氣候,以保護土壤 並打開這片荒草地。 8年後,這裡可能真會產生一些木材, 也就是說,如果你可以以正確的方法維護它, 我們能做出竹子幼芽 這是一個古老發源自日本的建築廟宇的技術 但竹子非常容易著火。 所以要是我們一開始就種植竹子的話 我們要承擔失去一切的高風險 所以我們晚點兒種它,沿著水道 過濾水,只在木材可供使用時 提供原產品。
7:01
這樣的想法是:如何在一定的時間與空間內, 使用有限的工具與策略,匯聚資源。 因此我們栽種這些樹,栽種鳳梨 同時種植豆類和生薑在它們之中,以減少樹木與樹木之間的競爭, 作物肥料 -- 有機物質是對農作物有益的, 對人們也是有益的,它也幫助樹木生長,農民有免費土地, 系統獲得初期收益,紅毛猩猩也獲得健康食物 我們可以加快生態系統的再生 這期間甚至也可以節省一些錢。
7:32
美麗極了。多好的理論。
7:34
但是,它真的那麼容易嗎? 不見得,因為如果你回顧1998年所發生的事情, 火災發生了。 這是一個面積約五千萬公頃的林地。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我們在短短幾個月之內失去了五百五十萬公頃的林地。 因為我們有10,000次左右的這種地下火災 在美國賓州也有。 一旦土壤變得乾燥,旱季會出現裂縫, 氧氣滲入,火災隨而發生,問題又會重新開始。
8:10
因此,如何打破這種循環呢? 火災是最大的問題。 這是三個月看起來的樣子。 三個月間,外邊的自動照明沒有熄滅 因為是那麼黑。 我們失去了所有的作物,一年間沒有一個孩子增加體重。 他們還失去了12點的智商;這對猩猩和人來說 都是一場災難。 因此,火災是首先真正要處理的工作。 這就是為什麼我在這裡把它作為一個單一重點。 您需要當地人民,因為這些草原, 一旦開始燃燒,它就會像一場風暴 使你再度失去最後的灰燼與養分 直到第一場雨落到海浬 讓珊瑚礁也死去為止。
8:52
所以,你必須與當地人民一起做。 上述僅僅只是短期的解決辦法,而你還需要一個長期的解決辦法。 為此,我們設置了 一個以糖棕櫚樹圍繞出來的一個區域。 這些糖棕櫚樹形成一個防火 亦防洪的天然設施。 並且為當地人民提供了大量的收入。
9:11
這看起來是這樣的: 人們只在這些樹上刮採幾毫米片,一日兩次, 僅僅採收糖水, 二氧化碳、降雨量和一點點的陽光 原則上你使那些樹木成為 生物光伏電池。 因為他們每年每公頃可以產出3倍以上的能源, 因為你可以將之用於日常工作, 您可以從這裡製造許多的能源。 您不必採集器官 或任何其他的作物。
9:42
因此,這是我們在熱帶所能有的基因潛在結合 它尚未被開發,並且正藉由科技整合做著 但此外,你也要有很好的法律知識 所以我們賣下那整塊地 這就是我們開始這項計畫的所在之處, 在一片蠻荒地之中。 如果你放大一點,你可以看到所有的這區域 已被不同類型的土壤劃分開來, 事實上,我們仔細考量財務狀況 測量在這5000頃長,2000頃寬地裡的所有樹木。 這個森林很不同。
10:19
我們真正做的只是依自然的性質, 而自然本身是不了解何謂單種栽培的, 且自然森林有多種層次。 這意謂著,森林可以較好地利用 地面以及地面以上的光, 可以在生態系統中儲存更多碳,提供更多功能, 然而這也較為複雜,並不像表面上那麼容易,你需要與當地住民合作,一起工作。
10:41
所以我們的作法是仿效自然, 種植快速生長的樹木,同時在那之下 我們種植生長較為慢的植物,也就是非常高多樣性的初級糧作林木 使它們得以較好地利用陽光 同樣重要得是:它們得以取得適當的菌類 這些菌類可以附著生長於它們的葉內,從24小時內掉落的葉子 中帶養分回樹根之中。 他們會成為養分泵 而你也需要土壤中的固氮微生物 若少了這些微生物,你將不會有任何成果。
11:16
接著,我們著手開始植林 -- 一天只栽種1000棵樹。 其實可以栽種更多的,但我們不想 因為我們希望保持穩定的就業數量。 我們不希望失去人 他們要在林業上工作。 而我們有需多工作要做。 我們使用指標性植物觀測土壤類型, 看看什麼植物或什麼樹種會生長出來。 我們在這區域內已經監測了每一棵樹。
11:46
這是它現實中看起來的樣子, 你在這周圍有不規則環, 100公尺寬的的環帶內種植的是糖棕櫚 可以提供648個家庭生計。 這只是此區域的一個小部分。
12:00
這裡的培植區是相當不同的。 如果你看我們樹木種類的樹木,比如說歐洲好了, 從俄羅斯的烏拉爾到英格蘭,你知道有多少嗎? 165 在這裡的培植區,我們要種植10倍以上的樹種。 你們能想像嗎? 你必須知道你正在做什麼, 但恰恰是多樣性使計畫得以運作。 使你可以從零開始, 藉著種植蔬菜與樹木,或著直接栽種樹木, 在那草原線上, 設置緩衝區,生產堆肥, 然後,確保正在成長的森林的每一個階段 都有作物可供使用。 一開始,可能先是鳳梨、蘋果、和玉米。 第二階段,會有香蕉和木瓜。 接著,會有椰子和辣椒。 然後慢慢地,樹木開始接管, 從水果、從木材、從薪柴,帶來產出, 最終,糖棕櫚接管 給予人們永久的收入。
13:00
在左上角,下面這些綠色條紋, 你看到一些白點 -- 這些實際上是個別的鳳梨樹 你可以從太空中看見 在這些區域,我們開始栽種越來越多的合歡樹 如同你們之前所見到的 這是一年後的樣子。 這是兩年後。 螢幕上,如果你從電塔看過去 這是我們開始著手的地方。 我們栽種幼苗 混合香蕉、番木瓜、以及所有當地居民的作物, 但同時樹木也在它們之間快速成長 於是三年後, 我們有了137種鳥類。
13:38
(掌聲)
13:44
我們降低了當地攝氏3至5度的氣溫。 空氣濕度增加了百分之十。 雲層積聚 -- 我會展示給你們看。 降雨量增多了。 所有這些作物種類為人們賺取了收入。
13:56
我在這裡建立的生態區, 三年前是空無一物,一片枯黃。 這是我們與歐洲太空總署一起運用的無線電發射接收器 它帶給我們利益是,校整每一個接近的衛星系統, 攝下衛星照片。 我們使用這些圖片分析碳匯與森林的成長, 我們可以透過衛星照片監控每一棵樹, 我們現在可以利用這些數據 提供其他地區我們的工作方法以及相同的技術。 事實上我們已經在Google Earth上運作了。 如果你想使用一點新科技,在卡車上裝置追蹤系統 並且同時使用Google Earth 你可以直接辨別出哪一顆油棕櫚是可持續地生產著, 也可以知道哪些人正在盜採林木, 你可以儲存更多的碳匯 比起任何節能措施都還要好
14:48
這是Samboja地區, 你可以測知樹木長回來了, 但你也衡量地到,此地也恢復了它的生物多樣性。 生物多樣性是一個可以測量水平衡的指標, 測量有多少藥方得以保留在此區域 最後,我把它打造成為一個造雨機 因為現在森林自己可以開始造雨了。 附近這座城Balikpapan有很嚴重的水資源問題, 它被百分之八十的海水圍繞, 而現在我們得到了許多水進入地質岩層中。 現在,我們來看看這個森林上的雲, 我們所看到的是造林區、半開放區、和開放區。
15:26
再看看這些圖片。 我會很快地帶過它們。 在熱帶地區,雨水不是由冰晶形成的, 好比溫帶地區的情況, 你需要化學成分從樹葉中產出 這才會開始產生降雨。 所以若創造一塊可以累積雲層的陰涼區域, 你就會有可以產生降雨的林木。 你們看,現在已經增加了百分之11.2的雲, 這是在整整三年後才有的。 如果你看看降雨,在那個時候已經高達百分之20了。 讓我們看看下一年, 你可以看到,這趨勢將持續下去。 一開始的我們有一小撮較高的降雨量 雨量越來越寬也越來越高。 再來倘若我們看看降雨模式 在Samboja Lestari 之上,這裡曾經是最乾旱的地方, 但現在你們可以見到這裡已形成一個降雨高峰的區塊。 所以是真的可以改變氣候的。 當然,如果有信風形成的話,降雨的效應會消失, 然而之後,一旦風穩定下來, 你們看到降雨高峰再回來這一區域。
16:36
所以,不要說什麼這是沒有希望的話, 因為我們事實上真的可以改變什麼 如果你整合若干技術的話。 科技其實是很棒的,但這仍取決於人, 取決於你的教育投注之上。 我們有自己的農業學校。 但真正成功的,是我們的樂隊 因為如果有孩子出生的話, 我們會演出,所以每一個人都是我們的家庭一員 而且你不會為你的家人製造麻煩。
17:03
這是看起來的樣子。 我們有一條路經過這區 帶給人電力和水。 我們有糖棕櫚區, 我們也為這種多刺的棕櫚設置圍網 把紅毛猩猩與人類隔離開來 -- 我們在這塊區域中 提供牠們棲息處 而裡頭我們有造林區 作為基因銀行,使所有的材料存活著, 因為在過去12年 沒有一株熱帶硬木樹的幼苗長大 因為氣候因素已經消失。 所有的種子都被吃掉了。
17:38
因此,我們現在作內部監督 透過電塔、衛星、顯示螢幕等。 每一個出售自己的土地的家庭現在可獲得一塊土地回來。 而且它有兩個好的熱帶硬木樹作為圍欄, 你可以在第一年種植有樹蔭的林木, 接著,在那之下種植糖棕櫚樹, 然後再設置這有刺圍網。 過幾年後,你可以移去這些製造樹蔭的林木, 人們得到的合歡樹可保存竹皮, 可以用來蓋房子,也可拿來燒柴做飯。 然後他們可以開始盡其可能地從樹上產出收益。 他們也有足夠的收入來維持家庭生計。 然而,不管你在這項目上做甚麼,都必須完全得到當地人的支持, 也就是說,你還必須按照地方與文化價值作調整, 各地各有不同,不存在單一配方。
18:29
你也要確保腐敗的行為是難以發生的, 也就是確保透明性。 就像Samboja Lestari這裡, 我們將這環內區域以20個家庭分為一組。 假使其中一個成員違反協議, 並且私採林木, 其他19個家庭成員必須決定如何處置他。 如果小組成員不作處置, 那麼,其他33個小組則必須決定如何處置這個 不遵守協定的小組。
18:57
這是一種合作的組織方式, 他們那裡有民主文化 所以可以使用當地司法體系來保護你的系統。 因此,概括地說,如果你看一下它,人們可以在一年內出售自己的土地 獲得收入,但他們找到工作,建設以及植樹造林, 與猩猩一起共事生活,他們可以利用廢木料作工藝品。 他們還可以在攻樹林中得到免費的土地, 在那裡他們可以種植莊稼。 現在他們可以出售部分水果給與紅毛猩猩照護計畫。 他們得到房屋的建築材料, 銷售糖的合約 因此,我們可以在當地生產大量的乙醇和能源。 他們以環保的方式所有這些其他利益,金錢 他們還得以得到教育,很棒的生意。
19:41
而所有的東西都基於一件事 -- 確保森林仍然存在。 因此,如果我們想要幫助紅毛猩猩 -- 我實際上做的是 -- 我們必須確保當地人民是受益者。 現在我認為,要完成這件事,真正的關鍵,簡單地說,是 整合。 我希望 -- 倘若你想知道更多,你就可以了解更多。
20:07
(掌聲)


以上中文翻譯  來自Ted網站
http://www.ted.com/talks/willie_smits_restores_a_rainforest/transcript#t-6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