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日 星期一

確保未來食物的每一粒種子




Cary Fowler 加里福勒 : 確保未來食物的每一粒種子



One seed at a time, protecting the future of food


          


我們今天播種的小麥、玉米和大米,也許在氣候變化的威脅下,未來不會那麼興旺。加里福勒帶我們到一個埋在挪威深山裡的全球種子銀行,那裡儲存著所有未來所需要的各種作物,多樣化的物種。

本文原發表於 科學影像Scimage[2010-04-01] 




演講內容



0:12
我著迷於作物的多樣性已經有35年之久, 因為我偶然讀了一篇傑克卡蘭 所寫的艱澀的學術論文。 他是這樣來描述作物的多樣性的 -- 小麥和稻米等等的所有品種-- 都是一種基因資源。 他說到,“基因資源” -- 而我從來沒有忘記這些話 -- “我們和災難性饑餓間 的距離是我們無法想像的。”
0:42
我想他一定是有所執著, 或者他只是個書呆子。 所以,我再往下看, 然後我發現他並不是書呆子, 他是這領域最受尊敬的科學家。 他所理解的生物多樣性 -- 作物多樣性 -- 是農業的生物學基礎, 是農作物進化的原材料, 這不是微不足道的事情。 他也體認到到這基礎搖搖欲墜, 真的是搖搖欲墜。 農作物的確在我們的農業系統、 在我們的農地裡大量地滅絕。 但很少人注意到 農作物正在滅絕, 更沒人在乎。
1:35
現在,我知道你們還有很多人在不停地 思考這農業系統中的多樣性, 承認吧,這很合理。 你不會每天在報紙上看到它, 而當你去超市時,你當然不會察覺到那裏有多少選擇。 你看到紅的、黃的、綠的蘋果,就只是這些了。
1:53
所以,讓我來給你們看看代表多樣性的照片, 這裏有一些豆子, 照片上顯示了大概有35-40種 不同的豆子。 現在,想像一下,這些品種中的每一種 都可以像我們區分獅子狗和大丹狗一樣,被區分出來。 如果我想給你們看看世界上所有狗的品種, 每一張投影片放上30-40個品種,會用去10張投影片, 因為世界上有大概400種狗。 但是世界上有3萬5千到4萬種不同種類的豆子, 如果我要向你們展示世界上所有的豆子, 運用同樣的投影片,每1秒放一張, 光這就會用去我所有的TED演講時間, 更不用說演講了。
2:43
但是多樣性有其有趣又可悲的地方-- 多樣性正在消失。 世界上大概有20萬種不同的麥子品種、 20萬至40萬種不同的稻米品種, 但是正在消失。 我想給你們看個例子, 實際上,是我親身的體驗。 在美國,在18世紀 --從那時開始我們才開始紀錄 -- 農民和園藝工作者曾種植著7千1百種 不同名稱的蘋果。 想像一下,7千1百種不同名字的蘋果。 現在,有6千8百種已經滅絕了, 再也看不到了。
3:31
我平常有一份滅絕蘋果的清單, 當我出去要辦講座的時候, 我就會把名單分給聽眾。 我不會告訴他們這是什麼,但是這是按字母排列的, 我會讓他們去找找自己的名字,他們自己的姓, 他們母親的姓。 就在講座結束的時候,我會問,”有多少人找到自己的名字?“ 每次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人舉了手。 然後我說道,”你們知道嗎?這些蘋果是從你們祖先傳下來的, 而且你們的祖先把他們最寶貴的東西給了它們, 他們用自己的名字為蘋果命名, 不幸的是,它們已經滅絕了。 好消息是, 還有三分之一的人沒有舉手,你們的蘋果還存在世上。 找找看,確定他們不會加入這份清單。“
4:20
所以我想告訴你們的好消息是, 福勒蘋果還存在。 而且這裏有一本很古老的書, 我想唸其中一段給你們聽, 這本書出版於1904年, 叫做”紐約的蘋果“,這是第二卷, 所以,我們以前還是有很多蘋果品種的。 它是這樣描寫福勒蘋果的 -- 我希望不要嚇著你 -- ”一種美麗的水果“ (笑) 我真不知道是我們幫蘋果命名,還是蘋果幫我們命名,但是... 但是,說實話,這個描述還有下半段, 它說,”但是品質並不好,“ 然後這本書還說得更深入, 聽起來像是我以前學校老師給我的評語一樣, ”生長在紐約,這種水果不論在大小或品質上, 都發展得不好,總的來說,不讓人滿意。“
5:27
(笑)
5:35
我想這裏我們學到了一課, 那就是:那為什麼還挽救它? 我一直被問到這個問題,為什麼我們不只保留最好的? 針對這個問題,我準備了幾個答案, 其中之一是,沒有什麼所謂最好的品種, 今天最好的品種就是明天害蟲或疾病的午餐; 另外一個原因,就是也許福勒蘋果 或麥子的其它品種在今天來說沒有價值, 但未來可能有著別的品種沒有的 對疾病害蟲免疫或對氣候變化的適應性的特性。 所以福勒蘋果沒有必要 成為世界上最好的蘋果,感謝上帝。 它也許包含一個好的,特殊的特性,這就值得引起我們的興趣了。 就為這個原因,我們就應該挽救它。 為什麼?因為我們在未來可以用到這種特性。 把多樣性看作是我們的選擇, 顯然這些選擇正是我們面對氣候變遷所需要的。
6:46
我想給你們看兩張投影片, 但是,首先,我想告訴你們,我們是在全球作物多樣性信託機構 和一些科學家一起工作--他們主要是來自史丹福大學和華盛頓大學-- 我們通常會問:在氣候變遷的年代裡,農業會變得怎樣? 我們的農作物需要什麼樣的特性和特質 才能適應這個變化? 長話短說,答案就是,未來在許多國家裡, 目前最冷的生長季節將會變暖、變熱, 變得比這些作物過去所遇到的氣候還要熱。 未來的最冷的生長季節, 將會變得比過去最熱的季節還要熱。 農作物能適應嗎? 我不知道。魚能彈鋼琴嗎? 如果農作物沒有經歷過這種氣候,又怎麼能夠適應呢?
7:34
現在,世界上貧窮和饑餓人口最集中的地區, 諷刺的是,也將會是氣候變化最糟糕的地區, 就在南亞和撒哈拉以南非洲。 所以,我要挑選兩個例子給你們看, 現在在你面前的長條圖裏, 藍色的代表著過去的氣溫範圍, 記錄著我們有紀錄以來的資料。 你可以看到在每一個生長季節間, 都有一些不同, 有時冷一點,有時熱一點,形成了一個鐘形的曲線。 最長的那條線,代表大部分生長季節的平均溫度。 在未來,這個世紀末期,氣溫會像這些紅色線條一樣, 完全超出範圍。 我們的農業,最重要的是,在印度農田裏的作物 從沒有經歷過這些;
8:22
這是南非,同樣的情況。 但是在南非,最有趣的事情是, 我們不用等到2070年才會遇到這些問題。 在2030年,玉蜀黍、玉米的各種品種,也就是主流作物 -- 50%的品種還會存在南非的田地裏 -- 在2030年,我們將會遭遇玉米30%的減產, 因為氣候在2030年時已經變化了。 30%的糧食減產,但人口卻在增長, 這是食物危機,也是全球的問題, 我們將會在電視裏看到兒童們饑餓而死。 現在,你也許可以說20年還早得很, 但這也只不過是兩個玉米育種週期而已。 我們有兩輪的機會來賭一把, 我們必須在田裡種植可以適應氣候變遷的農作物, 我們得要快點做。
9:14
現在,好消息是我們已經開始儲藏了, 我們已經開始蒐集不同種類的生物、不同品種的農作物, 並儲藏起來,大多數是以種子的形態儲存, 我們把種子放進種子銀行,其實就是冷藏起來。 如果你想長時間儲藏種子, 然後再讓人種入土裡繁殖或研究, 你得先把種子乾燥後再冷藏。 不幸的是,這些種子銀行散布在世界各地的一般建築裡, 很容易出問題。 災難時有發生。在最近幾年裏,我們失去了在伊拉克和 阿富汗的基因銀行、種子銀行。你們應該知道為什麼。 盧安達及所羅門群島的銀行也不保。 還有一些是發生在些建築物裏的日常災難, 像是財務問題、管理不當或設備故障等, 這類事件層出不窮,每次只要發生這種災難, 就意味著滅絕,我們又損失了一些品種。 我指的損失可不像你們說的丟了車鑰匙一樣, 我指的損失是像恐龍消失了一樣, 真的沒有了,再也看不見了。
10:15
所以,我們這一群人聚集在一起決定,不能再這樣了, 我們必須做些什麼,我們必須建造一個機構, 來保護不同種類的生物-- 或許你並不覺得這些物種有什麼了不起。 你不會用看待貓熊的態度來看待紅蘿蔔, 但是紅蘿蔔也是重要的品種。 所以我們需要一個真正安全的地方,我們在很北邊找到了這個地方, 在斯瓦爾巴。 這是在挪威的上方,你在這裏可以看到格陵蘭島, 這是在北緯78度。 這是你乘坐民用航空飛機可以飛到的最遠的地方。 這是一個十分美麗的地方,我無法用語言來描述, 像世外桃源,真的很美。 我們和挪威政府、 挪威基因資源計畫一起合作, 共同設計這個建築。 你現在看到的是一個藝術家構想中的建築, 建造在斯瓦爾巴山區。 會選在這個地點是因為當地很冷, 所以我們就運用了自然的冷藏溫度。 但是這個地方很偏僻,偏僻但還算方便到達, 所以很安全,而且我們完全不需依靠機械冷藏系統。
11:36
那不僅僅是一個藝術家的夢想,那是真的。 下一張照片是這個在斯瓦爾巴的建築的外部環境。 這是這棟建築的正門, 當你打開正門後, 你會看到這個。十分簡單,就是地下的一個洞。 這是一個通道,你可以走進通道裡, 這個通道開鑿在岩石裏,大概有130米長。 現在那裏已經設有安檢哨,所以和你們現在看的會有一點不同。 這是建築物的後面,也是我最喜歡的地方。 為什麼?我想是因為這就像大教堂一樣。 我想你們一定認為我是書呆子,但是... (笑) 我生命中最美好的幾天, (笑) 就是在這裏度過的。
12:29
(掌聲)
12:35
如果你走進這其中一個房間,你就會看到這個。 不會很令人興奮,但是如果你知道這些是什麼,你會很激動的。 我們現在有大約42萬5千種 不同的作物品種的樣本。 在這個建築裏,大約有7萬種 不同的稻米品種樣本。 大約再過一年,我們將會有超過50萬種樣本, 終究有一天我們會有超過100萬種品種。我們的樣本是 每一種作物 取500顆種子,冷藏在這個 建築裏。 這是我們的農作物備份系統, 也是所有種子銀行的備份,儲存完全免費, 這就像保險箱一樣。 挪威擁有這座山和這棟建築,但是存戶擁有種子。 而且如果發生了什麼事,他們可以來這裏取回種子。 這張照片裡的是美國、加拿大的國家收藏品, 以及一個來自敍利亞國際機構的收藏品。
13:47
我想,我這幾天一直在想這件事, 就是這個機構有趣的地方在於,這些國家, 真的,在這個世界上的每一個國家 -- 因為我們有從這個世界上每一個國家取得的種子 -- 世界上所有的國家齊聚在一起, 一起做這件既長期、可持久,也很積極正面的事。 在我一生中,我想不出我曾經做過比這個更有意義的事。
14:12
我不能看著你們的眼睛,然後告訴你們,我有一個辦法 可以解決氣候變化和水資源危機。 農業灌溉用去了地球上70%的乾淨水源。 我不能看著你們的眼睛,然後告訴你們,我有一個辦法 可以解決這些事情,解決能源危機、饑荒、或戰爭。 我不能看著你們的眼睛,然後告訴你們,我有一個辦法, 但是,我可以看著你們的眼睛,告訴你們,如果不能保存不同的作物品種, 就不能解決這些問題。 你們想想,如果沒有不同的作物品種,你是否還能提出 有效、快速、又能持久的解決氣候變遷的方法? 因為,如果農業無法適應氣候變遷, 我們也不能。 如果農作物不能適應氣候變遷,農業也不能, 我們也不能。
15:12
所以,這不是一件做了很好,不做也沒關係的事。 有很多人希望能保有不同的物種, 只因為看重各物種存在的價值。 我承認這沒錯,這樣做很好, 但這是必須要去做的事情。 所以,我非常認真地相信,作為一個國際機構, 我們應該有組織地完成這個任務。 斯瓦爾巴全球種子保鮮庫是一個神奇的禮物, 是挪威和其他國家給我們的, 但是這不是完整的答案。 我們還需要去蒐集我們還沒有蒐集到的物種樣本, 我們需要將他們放進好的種子銀行裡保存, 一個可以在未來為研究者提供種子的銀行。 我們需要目錄,這是生命的圖書館, 但是現在我們還沒有這個目錄; 而且我們還必須有資金上的支持。
16:00
我的想法是,如果我們把捐助某個大學建造藝術博物館, 或捐贈課桌椅視為十分平常的事情時, 我們也應該去想想捐助麥子的保存計畫。 3千萬美元的捐助金額,就足以保證 永遠保存所有的小麥品種, 所以我們必須在這方面想一想。
16:25
我最後想說的是,藉由保存麥子、 稻米、馬鈴薯和其他農作物, 我們也許可以拯救我們自己。
16:40
謝謝。
16:42
(掌聲)




以上中文翻譯  來自Ted網站
http://www.ted.com/talks/lang/chi_hans/cary_fowler_one_seed_at_a_time_protecting_the_future_of_foo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