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3日 星期五

植物視角

Michael Pollan : A plant's-eye view


         

http://www.ted.com/talks/michael_pollan_gives_a_plant_s_eye_view


演講內容

0:11
關於自然,我有一個單純的想法, 我想為自然講幾句話, 因為我們這幾天都沒怎麼談到大自然。 我要為土壤、蜜蜂、植物和動物說幾句話, 並向大家介紹我所發現的一個相當簡單的工具, 它其實只不過是一種想法,不算是什麼科技, 但我認為它有能力改變我們跟大自然的關係, 也能改變我們與我們所仰賴的生物間的關係。 這個工具就像克里斯所說的一樣簡單, 就是從植物或動物的觀點來看我們人類和看這個世界。 這不是我獨到的見解,先前就有人提過了, 但我希望能以新的角度來詮釋。
0:57
我的靈感是從哪裡來的呢? 就如同我想出的其他點子跟工具一樣, 我是在花園裡找到靈感的。我是一個認真的園丁, 七年前的某一天,我在種馬鈴薯, 那時是五月的第一個星期, 我住在新英格蘭,蘋果花正迎風搖曳, 像一朵朵白雲高掛在天上, 我則忙著栽種馬鈴薯, 一塊塊的切好,種進土裡。 蜜蜂們也在樹梢間穿梭忙碌著, 大黃蜂飛舞著,樹枝因而顫動。
1:29
我喜歡園藝, 其中一個原因是我不需要太專心, 這不像木工,你不會因為不專心而弄傷自己, 你可以放手讓思緒在別處飛舞。 那天下午,我和大黃蜂一起在花園裡工作, 我問了我自己一個問題: 我倆有何相似之處? 我倆在這花園裡所扮演的角色,有何相似或相異之處? 這時我才發現,我們其實有很多共同點。 我們都在為我們選定的品種傳播基因, 而且如果我能聽得見蜜蜂的心思,它一定也和我一樣 覺得我們是萬物的主宰。 我決定要種哪個品種的馬鈴薯, 不管是什麼品種,都是我做決定選的, 我從全國的種子目錄裡挑選我要的種子, 帶回來並把它種下。 而蜜蜂也認為它有決定權, 我要去那棵蘋果樹,我要去那朵花, 我要去採花蜜,我要走了。
2:36
我們都習慣以這種角色自居, 認為自己是大自然的主宰,蜜蜂和我都這麼想。 我種下馬鈴薯,我除掉雜草,我培育這些品種。 可是就在那一天,我突然發覺, 這種想法或許只是我們自欺欺人的妄想? 當然,蜜蜂也認為自己有主宰權, 但我們知道不是這樣, 我們很清楚蜜蜂和花之間是怎麼回事, 蜜蜂其實是被那朵聰明的花操縱著。 我所謂的「操縱」,是以進化論的角度來講, 花朵發展出一套獨特的特徵來誘惑蜜蜂, 包括顏色、氣味、味道和花色等。 蜜蜂被花朵巧妙地拐來採蜜, 採蜜時一些花粉會沾到腳上, 並隨著蜜蜂到下一朵花上。 蜜蜂不是花朵的主宰, 我發現我也不是馬鈴薯的主宰。
3:36
我被這種馬鈴薯誘惑,卻沒有被其他品種誘惑, 因此我種植這種馬鈴薯,為它傳播基因,用更多的田來繁殖它。 就在這時我有了這個想法, 何不從這些利用我們的生物的角度來審視自己? 以這種觀點來看,農業就不再是人類的發明,也不是人類的科技, 而是種同步進化的發展。 這一群很聰明的植物,大部分都是可食的穀物,利用了我們, 讓我們來為它們砍伐森林,拓展耕種面積, 這簡直就是植物之間的競爭,對嗎? 以這種觀點來看事情,每一件事都有不同的意義了, 就連割草這件事,也變成了一個前所未有的經驗。
4:18
我在我的第一本書裡提及一件事,那是一本談園藝的書, 我提到我一直認為 草坪是被踐踏在人類文化腳下的大自然, 是專制人類塑造出的景觀, 每次我們割草,我們就是在殘忍的壓制它, 不讓它自由播種、死亡或交配, 這就是草坪。 但我發現,「不,這其實正是草所期望的, 我是個傻瓜,我上了草的當!草生存的目標就是戰勝大樹, 戰勝一直與它競爭陽光的大樹。」 每次當我們割草或修剪樹葉,我們就抑制樹的生長, 要不然在新英格蘭,樹葉很容易就長回來。
5:00
我開始從這樣的角度來看事情, 甚至寫了一本書叫《慾望植物園》。 我發現,以相同的角度來看待花朵, 你就可以推測出蜜蜂的口味和需求, 看它們是否喜歡甜味、喜歡某種顏色、喜歡對稱的花朵。 那麼,以同樣的角度來看我們自己,又可以發現什麼呢? 某種馬鈴薯、某種藥物、 甚至是工業大麻和印度大麻的混種,都有對人類的觀察評語, 用這種角度來觀察世界不是很有趣嗎?
5:37
我說過這個想法只是一種妄想,要證實這個想法 就得看我們從中學到什麼? 當各位談到大自然,也就是我寫作的主題, 你一定想知道這個想法是否符合阿爾多.李奧帕得標準? 它能否幫助我們成為生物界的好公民? 讓我們做出能支持生物圈永續生存的事, 而不去破壞它? 我在此報告,這種想法確實能幫助我們做到這一切。 讓我為各位介紹,你以這樣的角度看世界會有什麼好處, 先撇開有關人類慾望的有趣觀察不談,
6:13
就身為有智能的人類來說,以其他生物的觀點來看世界, 能幫助我們解釋這種怪異的現象, 也就是在人類的歷史中, 150年前所發生的達爾文革命... 啊!渺小的人類... 感謝達爾文讓我們瞭解, 我們只是眾多物種中的一種。 我們跟其他生物一樣會演進, 會影響別的物種,同時被別的物種影響, 我們的命運深深地交纏在一起。 但奇怪的是,150年後竟然沒有人能記取教訓, 沒有人真的相信達爾文的話。 我們還是笛卡爾的信徒,甚至是笛卡爾的後代, 我們相信個人的主觀意識讓我們彼此不同, 這個世界有主觀意識,也有客觀意識, 有大自然,也有人類文化。 一旦我們開始以植物或動物的角度來觀察事情, 我們就會發現真正可笑的想法是: 「大自然是和文化對立的」、 「意識代表一切」。 但以動植物的角度來看世界
7:37
還有另一個重要的功能, 就是去治療人類妄自尊大的毛病。 你會突然發現,我們所謂的意識, 我們所珍視的意識, 我們認為是大自然傑作的意識, 只不過是另一種讓我們得以在世上生存的工具罷了。 一般人都自然地認為意識是最好的工具, 但就像一位喜劇演員所說過的: 「是誰說意識有多好?有多重要? 不過就是意識嘛。」 所以當你觀察植物時,你會發現他們也有自己的工具, 也是一樣的神奇。
8:18
我來舉兩個花園裡的例子, 例如青豆。你知道紅蜘蛛危害青豆時,青豆會怎樣嗎? 它會散發出一種化學氣味, 吸引另一種蜘蛛來, 攻擊紅蜘蛛,以保護青豆。 人類有意識,可以運用工具和語言, 植物則有自己的生化武器, 這種武器的精良程度遠超過我們所能想像, 其複雜與精細度也是令人歎為觀止。 我認為這是人類基因組計劃的大醜聞, 因為一開始我們以為人類會有4、5萬個基因, 可是卻只發現2萬3千個, 再和稻米做比較:3萬5千個基因。 到底誰才是比較複雜的物種呢? 其實,我們一樣複雜, 我們都花了同樣長的時間進化, 只是循著不同的路徑進化而已。 所以,治療人類妄自尊大的解藥,也可以讓我們體會到達爾文的真意。 而我,身為一個作家,一個說故事的人, 就是要告訴大家我們知道的事、我們是如何成為人, 幫助大家從生態的角度思考。
9:43
另一個例子很實際, 我要說的是─我要帶大家到農場去, 我以植物的觀點來看事情,也幫助我瞭解了整個食物鏈, 我發現,其實我們都被玉米操弄了。 各位今天所聽到有關生化乙醇的演說, 在我看來,正是玉米的最終勝利。(笑) 這是...(掌聲)這是玉米佔領地球的陰謀。 (笑聲) 各位會發現,自去年以來,玉米的種植面積已大幅提升, 因為人類認為自己需要生化乙醇, 將來玉米田面積將更大。
10:23
這讓我...這讓我瞭解了工業化農業, 這種農業當然也信奉笛卡兒的教條, 相信我們可以依照人類的意志栽種植物, 我們具有主控權,是我們創造了這種工廠, 我們具有這種科技技術,我們可以栽種植物獲取食物, 或是取得燃油,或任何我們想要的東西。 我們來看看另一種完全不同的農場,
10:43
這個農場位於維吉尼亞州的謝南德谷地, 我在那裡找到了一個 完全以植物的觀點看世界的農場, 農場主人是喬依.薩拉丁, 我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在他的農場裡參與實作。 我在那裡看到了人類與自然所能發展出最有希望的關係, 那是我25年來以大自然為素材的寫作經驗裡第一次看到, 就是這個。 這個農場叫做「眾生農場」(Polyface), 在這個農場,他以共生的方式, 養了六種不同的動物,還有一些植物。
11:18
他們採用永續農藝,你們懂一些的, 牛、豬、羊、火雞和... 還有什麼呢? 反正有六種不同的動物,對,還有兔子, 每一種動物都能為另一種動物提供生態服務, 像是某種動物的糞便可能就是另一種動物的食物, 他們彼此也會互相幫忙抓害蟲。 我很難描述,那真是大自然的精心設計, 但我還是想讓你們看看其中一個實例, 就是牛和雞之間的關係,那種雞是蛋雞, 我要告訴各位,如果你採用這種方法,會有什麼結果,好嗎? 你會看到,這不僅僅只是人類在生產食物而已, 這讓我們以另一種方式來思考大自然, 也讓我們擺脫零和遊戲,即笛卡兒 不是天勝就是人勝, 我們盡取所需,耗損自然的觀點。
12:12
牧場的牛關在廉價電圍欄裡, 是這裡唯一稱得上科技的東西, 只用個還算新的汽車電池供給電力, 就連我也能在15分鐘內架設好約0.1公頃的圍欄。 牛群們在牧場上吃草,輪流在不同地點放牧, 他們會吃光所有的草,一點也不剩。 農場主人等了三天, 然後牽來一台載雞的拖車, 拖車搖搖晃晃, 像是用紙板做成的牧場大篷車, 裡面住了350隻雞。 三天後,他把拖車牽到牧場裡,放下一個跳板, 350隻母雞立刻從跳板上走下來, 嘰嘰咕咕地叫個不停。 直直走向牛糞,
12:59
做著你想不到的事情, 他們在翻啄牛糞, 找尋蛆、雞母蟲和蒼蠅的幼蟲。 農場主人之所以等上三天, 是因為他知道蒼蠅的幼蟲會在第四天或第五天就會長成蒼蠅, 到時麻煩可就大了; 但他還是希望儘可能讓這些蟲子長大一點,才會更美味, 因為這些蟲子是母雞最喜愛的蛋白質來源。
13:25
這些母雞跳來跳去, 把牛糞翻得到處都是,只為了找到蟲子, 但他們卻順道把牛糞給散佈出去了。 這一招很有用,算是第二層的生態服務。 第三層則是由在牧場上的母雞 排出糞便, 裡面含有大量氮肥,順道再為牧草施肥。 接下來牛和雞都會移到下一塊牧場, 而幾個星期之後,這塊牧場上又會長出亮眼的牧草。 讓牧人於四五星期後再如法炮製一番, 再放牧牛,收割牧草,帶來另一種動物, 像是羊,農場主人也可以為過冬準備乾草。
14:10
我希望各位仔細看看這個農場裡發生的事, 這是一個很有生產力的系統, 我要告訴各位,這個牧場有40.5公頃, 生產出約1.8萬公斤牛肉,1.4萬公斤豬肉,2萬5千打雞蛋, 還有2萬隻嫩雞,1千隻火雞,1千隻兔子等, 真是龐大的食物量。
14:27
老是有人問:「有機農業能餵飽全世界的人嗎?」 看看這個農場,你就會知道40.5公頃的土地能生產出多少食物, 你只要給每種生物它所需要的東西就行了。 他們自己知道自己要些什麼,每種生物都有不同的需求, 順應自然就對了。
14:43
現在,我們以牧草的角度來看這件事, 當我們這樣經營牧場時,牧草會怎麼樣? 當有動物吃掉牧草時,牧草的高度就下降, 這時它立刻做出個有趣反應。 如果有人喜歡園藝,應該就聽過「根冠比」這個名詞, 植物讓根部與莖葉 維持某種特定比例,植物才能長得好, 所以當牧草的葉子都被吃掉後,他們的根部也會脫落, 有點像是腐蝕掉根部,讓根部脫落死亡。 接下來在土壤裡的生物就有得忙了, 他們會嚼食這些牧草根,分解他們, 包括蚯蚓、真菌和細菌都以此為生,接下來就產生了新的土壤。 土壤是這麼產生的, 是由土裡的生物製造的, 因此才會有草原, 牛和牧草的關係才會因應而生。
15:36
當我瞭解了這一層關係後,我發現─ 如果你問喬依.薩拉丁是扮演什麼角色,他會說他不是雞農, 他不是牧羊人,他也不是放牧牛的人,他只是個牧草農人, 因為牧草才是這整個體系裡最重要的一環。 如果你仔細思考這件事,這完全顛覆了我們對於大自然的刻板印象, 以往我們只在乎我們得到什麼,卻不在乎大自然損失了什麼, 我們給自己很多,給大自然卻很少。 這個農場能生產各式食物,然而在歲末時, 土壤卻更多更肥沃,物種更豐富多樣。
16:21
這是一件很值得我們去做的事, 有許多農人已經在這樣做了, 這已經超越了有機農業, 因為有機農業或多或少還是信奉笛卡兒教條。 這種農業給我們的教訓是,如果我們開始考慮其他物種的生存, 考慮土壤的肥沃,那麼只要我們秉持這種理念, 我們就能取得我們所需要的食物,並藉此復育地球生態, 因為這裡面除了圍欄之外,沒有什麼高科技的東西, 推廣的成本很低, 我們可以將這種農業推廣到非洲去。
17:03
我們可以讓地球生態恢復生機, 這也是這觀點如此令人振奮的原因。 當我們打從內心服膺達爾文理論時, 光是抱持這種觀點,就能讓我們 做出非常有前景的事來。
17:18
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