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5日 星期二

2015.01 婆羅洲隆拉浪雨林環境考察

荒野基金會董事長徐仁修老師

我邀集了中國,香港,沙勞越以及台灣的荒野夥伴共十個人,飛越婆羅洲中央山脈,來到深山雨林中的原住民部落,這裡有畢達友族的長屋,在更深的山谷裡有只剩幾千人的游獵民族本南人。我們來這裡是為了考察荒野基金會想在本南人的原始雨林裡,籌建雨林體驗學校,目的是提供真正關心雨林以及原住民的文明人有機會見識以及體驗地球最後處女熱帶雨林的神秘,壯麗及物種的豐饒,同時協助原住民保護周圍580平方公里的雨林,這是一塊比新加坡國土還大的森林啊!



但前任州政府許久以前就發了砍伐執照給砍樹公司了,現在原住民正站起來護衛他們的家園,現任州政府還在猶豫間,我們的協助能發揮槓桿的作用。
我們的小飛機飛越婆羅洲心臟地帶,看到了伐木公司的自私與貪婪,也感受到大自然的壯麗。此時正是大雨季,除了上午時間外,都是大雨小雨不停,每天得穿越八公里的雨林山路,一路上大家都紛紛捐血給守護森林的螞蝗,山路上的種種生物,容後再慢慢道來。








飛越婆羅洲中央山脈的 心臟地帶,我發現伐木公司已經在這樣深山無人的原始森林出沒已久。
只要看見森林出現一道突兀的車路,就表示那片森林已遭毒手。表面上看似乎森林還是綠綠的,但近看才發現林中的大樹好木已遭劫掠,只要看見雨後的溪水黃濁,就顯示森林已被破壞,最後我果真發現運材車道就離溪不遠。
當好木材砍伐後,接著油棕財團開始清理,然後焚燒餘下的林木,在種上油棕。從伐木以後,中下游就年年淹大水,一年比一年嚴重,上個月與這個月馬來西亞出現開國以來最大的洪水。現在馬來西亞已經很難看見一條不黃濁的大溪。
據聯合國的統計,這十幾年來地球上砍伐熱帶雨林比例最高的第一名竟是馬來西亞,而沙勞越州是馬來西亞國內的第一名。
令人難過的是伐木公司,油棕公司大多是華人。通常是馬來政府的權貴取得伐木許可,將它轉賣給伐木公司。
砍下的木材通常製成合板與紙漿,銷到各國,中國大陸以及台灣就是其中蠻重要的進口國,我們也使用很多棕油製成的日用品,香皂,沐浴乳,洗髮精,植物性奶油.....太多了,也就是說我們是隱性的雨林破壞者。這十五年來我一直從事保護熱帶雨林的行動,不只是為蒼生為地球,其中我也想扭轉華人不要對地球再帶來自然生態災難,還要善盡地球公民的責任。我的方法就是透過自然教育,所以我在尼加拉瓜,在沙勞越,在西馬,在澳洲,在中國大陸推動荒野保護協會的成立。
為了推動跨國生態保護的計畫,我成立了荒野基金會,想募集更多的資金與人才來加速計畫的進行。但,我也面對重重的困難,很多企業在賺錢的時候很有國際眼光,但在善盡地球公民上卻又短視與自私,我只能訴諸小老百姓,甚至小朋友,這些人更有民胞物與以及萬物一體的胸襟,這讓我更加義 無反顧啊!










原始熱帶雨林是如此的多彩多姿,從空中俯瞰,讓人驚艷。從地面望去,又是如此高聳,靠近仰望看不見樹頂,令人敬畏。熱帶雨林裡棲息著地球上百分之六十的生物。林中所有能立足的地方,都棲住著生物。地面上,地層裡,樹幹,樹頂,枝葉間,總有那麼多出乎人類意料之外的物種生活在那裡。
但是政客,商人不會看到這些,也不會欣賞這些。他們用味覺欣賞來自森林的野味,他們只會欣賞花花綠綠的鈔票。他們在地圖上一畫,大樹倒了,被拖到流著濁水的河邊堆積,然後由拖船運走。不久,原本高達3-40公尺,充滿無數物種的的森林消失了,變成傷痕累累與矮小而物種單一的油棕園。
森林被伐的面積愈來愈大,水災洪澇也一年比一年嚴重,受害的是無辜的小老百姓。這些年來,我盡了螳螂擋車之力,但也垂垂老矣!現在我在垂暮之年做最後一搏,期待有更多的先覺人士加入保護熱帶雨林的行列,而我能回報你的,只是你會有更精彩的人生,讓你人生不虛此行!

 




























在一般人眼中,隆 拉浪是沙勞越大山脈裡一個雞不生蛋、鳥不拉屎的小村,我們怎麼會千里迢迢轉了三趟飛機來到這裡呢? 這要從砂勞越荒野前會長鄭揚耀說起。
揚耀是古晉黑豆子咖啡的主人,公元2000年,我在古晉認識他,彼此一見如故,然後他被我連哄帶騙加威脅利誘,開始籌備沙勞越荒野保護協會的成立,經過近六年的努力,協會終於成立,並當選首任會長。
2011年,他透過與伊班族,婆羅探險旅行社以及荒野基金會的合作,以生態旅行與自然教育的方式,成功的說服州政府,把烏魯 艾那裏一大片已經批准砍伐的原始雨林保護下來。那時他提到辦雨林學校的計畫,我認為可行,也開始與伊班族的頭目接洽。
2013年初,一位來自隆 拉浪的葛拉畢族人來到黑豆子找楊耀,希望揚耀收購他們的咖啡,讓他們可以在自己的土地上有尊嚴的生存,而不必到都市卑微地打工謀生。剛好這時揚耀又認識了一位在隆 拉浪雨林研究野生動物的學者John,他即將結束那裡的十年研究。就在John的陪同下,揚耀到了隆 拉浪,透過收購咖啡與族人建立了互信,才發現這周遭有580平方公里的大森林將要被砍伐,於是邀請荒野基金會共同來保護這片比新加坡國土還大的雨林。
我們就是來考察以辦理雨林體驗學校的方式保護雨林的可行性,結果如何,將在之後慢慢向夥伴們彙報。

原住民長屋








在雲霧後面的雨林就是我們考察團要去體驗的地方,也就是機場跑道盡頭的山上,那裏的樹冠層很美,但走進森林就看不見了,因為樹太高太大了了,奇特的攀藤或懸或纏,而酷似飛機螺旋槳的棕梠葉朝我們熱情地打著招呼,好像她等我們很久了。巨大的樹葉正好給貝殼先生試穿亞當的衣服,還有許多奇妙的生物,容後再介紹。












真菌在森林的生態扮演極為重要的角色,它把儲存在枯木裡的物質轉化成為其他生物可以利用的養分,而真菌的子實體(蕈子或稱蘑菇)又成為很多生物(昆蟲,囓齒動物,軟體動物等)的食物,其中也有很多成為人類的美食,像香菇,杏包菇,松茸菇松露等,有的則成了人的補品良藥,像牛樟芝,巴西蘑菇,靈芝等。雨林中整年都有各種蘑菇,圖片中的蘑菇都是這次在隆 拉浪雨林隨手拍的,圖3.4.是很有名的魚眼睛菇,是原住民的美食,它也可以生食,幼時有厚厚一層半透明的膠質保護,看起來很像魚眼睛。孢子成熟後膠質就消失了。




魚眼睛菇

魚眼睛菇






熱帶雨林的樹冠層枝葉茂密,大部分的陽光都止於此,因此林中多呈現昏暗如晦,能到達地面的陽光大約只有百分之2-3,在這樣缺陽光的地方生長的都是耐陰植物,像圖1.2 的天南星科植物,圖3.的大花草科,圖5.6的蘭科植物,圖7.的茄科植物。圖8.是龍腦香科大樹的種子,圖9.是殼枓棵樹的種子。
林床也是真菌與小昆蟲的天堂,是種子發芽的溫床,熱帶雨林高度總在20-40公尺間,林中任何生物可以立足的場域,都能找到形形色色的生命,這也是為什麼熱帶雨林的生物多樣性豐饒的原因。











熱帶雨林的空間,各種生命作了最有效的運用,林床充滿生命,植物的花更多采多姿,而樹幹長滿附生植物,常被園藝家引到人間栽培,而苔蘚植物更是處處可見。我常為這些奇花異草迷住而流連忘返。我進入愈深的雨林,我停留的愈久,我就愈敬畏自然,也愈敬畏生命。












我們到隆 拉浪山村考察的幾天。日日大雨,從午後一直下到清晨,只有早上有一些時間讓我們可以一面穿越雨林,一面拍林中的生物。原本夜晚是我們拍昆蟲的最佳機會,無奈夜雨滂沱不止。即使在這樣的雨季中,我們在趕路的途中仍拍到一些蠻特別的昆蟲,請夥伴們瞧瞧,其中你見過幾種?認識幾種?
當然蟬你認得,但它的尺寸是相當驚人。婆羅洲的蟬種類奇多,從鳴叫聲來分辨非常有趣 : 有救護車蟬,有嬰兒哭鬧蟬,有魔蟬,電車關門蟬,開水壺鳴不停蟬....太多了!














讓隆拉浪原住民深深明白,只有保護周遭的580平方公里的原始雨林,他們的咖啡才能保持好品質並賣到好價錢。同時也會有源源不絕的生態旅行團來到,為他們帶來工作機會,這就是我們要辦雨林體驗學校的動機。為了學校的設備與其他設施以及專職秘書,我們需要大家慷慨的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