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5日 星期二

徐仁修老師 ~ 荒野願景



荒野二十歲了,這二十年荒野為台灣做了不少讓人稱道的美事,也寫下不少的台灣傳奇。這是所有荒野夥伴努力的結果,我們一起來給自己掌聲,也給荒野的領導幹部熱烈的掌聲,他們辛苦了!尤其是阿孝,提早退休,義不容辭的跳入荒野大海,著實讓人敬佩他的承擔與努力。

這些年我出現在荒野的時間很少,其實我卸任後,並沒有停下為實踐荒野願景的腳步,我致力在尼加拉瓜,在澳洲,在沙勞越,在馬來西亞推動荒野保護協會的成立。其中尤以馬來西亞荒野保護協會的發展最快,已成為該國影響力最大的綠色民間社團。十幾年來,我在中國以訓練荒野解說員的自然教育方式,讓中國的荒野子弟兵遍布大陸各角落,他們也成為現在與未來大陸環保最重要的力量。跟我去大陸擔任講師的荒野資深解說員至少在三十位以上,他們都參與了影響中國環境改善的行動。



做這麼多事,我是為了讓台灣荒野保護協會成為華人世界環境保護組織的領頭羊,更成為聯合國民間組織的會員,好與世界接軌,更能影響各地政府的環保政策。對外我有那麼多的事要做,我沒有助理或秘書可以幫忙,所有的事,我都得一個人親手處理。此外我要寫作,要拍照,要演講,要去各國荒野保護協會協助培訓解說員與志工,還要為講師的旅費向朋友們募款。這些年,我必須像一個三頭六臂的超人。

今年七十歲了!我仍然是席不暇暖,不知老之已至。但我也感受到做為自然生物的極限。體力減了,也累了,體力恢復慢了,但我還有太多的事要做,我的荒野願景,我的熱帶雨林大書尚未出版,我最重要的小說未完成……。現在為了解決我在各國推行成立荒野保護協會理想所帶來的經費與助理問題,我不得不在2014春天成立了荒野基金會,希望做國際荒野的平台與支柱,做台灣荒野保護協會不做或未做的事。無論是荒野保護協會或基金會,兩者都是我與夥伴創辦的,對我而言,就像是我生的孿生兄弟,我的愛不分軒輊。而兩者的目標是一致的。

回想當年荒野成立之初,我到各縣市創辦分會,有夥伴反對。我擴寬辦公室,也有夥伴反對,但今天伙伴們一定會覺得我當初的設計與行動是對的。回想當年,經費拮倨,我必須舉辦攝影展來義賣我的作品,當時的副祕書長黃小萍,秘書林巧玲都親身經歷,我們賣了兩百五十幾萬的辛酸過程。我向當時擔任秘書長的偉文談及理想的荒野是臺前有荒野保護協會,幕後有荒野基金會。這是NGO最理想最健全的架構,我們有人,也有錢,才能做最大與最多的事。

近年在荒野我的消息不多,但我要告訴夥伴們,懷抱著無私的愛與浪漫,熱情的行動,終有精采的人生,我用我的一生為這句話做了註解。2014年北京大學出版了十本我的書,我的動物記事,獲得2014年中國年度五十大好書。我在北京大學、北京林業大學、廣州中山大學、華南理工大學、廣州大學城……所做的演講,都擠爆了講堂。但我沒有疏忽台灣荒野保協會的解說員課程,每個分會的課我都排除萬難,親自為新解說員帶去愛與熱情。

瞻前顧後,是為了荒野能更壯大,更有影響力,不只影響台灣,也要影響大陸,更要影響世界,畢竟環境沒有兩岸,自然沒有國界,畢竟這是一個地球村,我們是生命共同體!我們在為荒野二十歲慶生之餘,也要倍加努力,今天人類已到了存亡的關頭,我們沒有樂觀的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