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7日 星期二

長鼻猴的悲歌

撰文/攝影:徐仁修  

    婆羅洲特有種的長鼻猴(圖.1),其特殊的模樣吸引許多歐洲的遊客不遠千里前來婆羅洲觀賞,但近年,熱帶雨林以及紅樹林被砍伐的速度時在太快了,大大壓縮了他們生存的空間。長鼻猴減少的速度也愈來愈快,例如在亞庇北邊的柏鷺鎮,以及南邊的威斯頓鎮的紅樹林,以前很容易觀察到長鼻猴,現在很難發現了,這裡的觀光業也一落千丈。目前,只有山打根的京那巴達幹河,比較容易看見(圖.2)。容易的原因竟是來自一場生態悲劇。
圖1

圖2

    原來這條河的下游近海,是屬於低地熱帶雨林,同時也受潮汐影響,近河的地方都生長著紅樹,這裡就成為長鼻猴自古以來的家園。但1980年以降,大面積砍伐林木並改種油棕以來,河兩岸除了岸樹之外都被砍伐一空(圖.3),原本住在森林的野生動物,例如長尾猴,葉猴,豬尾猴,紅毛猩猩都遷逃到岸樹來求生存。這也是為甚麼這河岸很容易看見野生動物,因為牠們無處可去。
圖3

    原本不大會與其他猿猴棲息地相重疊的長臂猴,也開始與這些動物接觸了。其中,數量最多的是長尾猴,牠們聰明,勇敢,合作。牠們甚麼東西都吃,葷素不忌,甚至常到潮間帶捕捉螃蟹,所以牠們也有另一個名字,叫食蟹猴。牠們成了亞洲熱帶最容易看到的獼猴(圖.9.10)。
圖9

圖10

    就這樣,當森林愈來愈少,族群衝突的事件開始增加,最後演變成你死我活的大戰。
2010年,我帶新竹荒野團到那裏做生態旅行時,遇見長尾猴與長鼻猴爆發大戰,可憐許多小長鼻猴在逃生無路時,被迫跳入河中,然後游到對岸(圖4.5)。而那條河可是以大鱷魚聞名,常可見鱷魚在岸邊休息做日光浴(圖.6),這些落水的猴子正好讓牠們打牙祭。我們看見落水的小猴一臉驚恐(圖.7),但我們也無能為力。
圖4

圖5

圖6

圖7

    我們也看見一隻攜著幼猴的母猴,在飛躍逃走時,緊抓著母親身側體毛的幼猴竟掉落河裡。幸好,勇敢的媽媽立刻下河,將孩子救起(圖.8)。
圖8

戰事結束後不久,長尾猴又突然爆發內戰,林中尖叫聲四起,接著也有打敗的長尾猴跳入河裡水遁。
    人類的貪婪即使到了現在21世紀,我們的精神文明反而退步,看看全世界的國家都在追求所謂的GDP,至於下一代要怎麼活下去就管不了了,可惡的是這些所謂的文明人,他們破壞環境的藉口竟大言不慚的說是: "為了下一代" ,無恥啊!

原文:徐仁修荒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