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6日 星期五

秦嶺的春天 / 徐仁修

四月的下旬,我到了秦嶺的洋縣,正好趕上北返的春天腳步….。
春天的旅程是由南往北走,也從低處往高海拔爬升,而此時正是春天在秦嶺山腳海拔一千至一千五百公尺地區盤桓的時候。許多大樹正展開發亮的新葉,它們在春陽照射下好像燃起綠火。而更多的樹是吐著帶羞嫩葉,彷彿欲現還遮的窈窕少女,有的樹還未吐芽長葉,卻已滿樹萬花綻放,慾火焚身。這正是濃得化不開的春天,我徘迴在山徑上拜訪著春意盎然的花草樹木,欣賞著冒著煙火的春山。我也用力吸著滿含著生命力的香氣,努力吐出肺部深處的冬寒滯氣。甚至有那麼幾回,我覺察到香氣似乎太濃而凝結,我竟吸氣困難起來…。這是貪賞春色的症狀,因為忘了要用力呼吸。

散布在山崖林中的開花大樹,理所當然的最先把我的目光吸走。它們太突出招搖了,一樹雪白的山荊子花,粉紅的湖北海棠,桃紅色的山桃,透白的櫻桃….還有那徑旁眼光躲也躲不開的金色隸棠花,成簇成叢,太燦爛了,簡直就是黃金打造的,它讓我明白甚麼叫搶盡風頭!








原文:FB 徐仁修荒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