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7日 星期一

住在千仞崖壁間的白頭葉猴


撰文:徐仁修 老師
阿里巴巴基金會委託荒野基金會培訓廣州海珠濕地公園的自然解說員,11月中旬,我和三位荒野國際自然教育講師一同前往廣州海珠濕地公園做為期四天的考察,未來一年,我們講師群將多次前來培訓。考察結束講師回台,我多留下兩天,與公園管理局局長以及阿里巴巴基金會秘書長做更深入的討論。會後我轉往廣西崇左尋覓適合培訓的營地,也順便拜訪潘文石教授與拍攝白頭葉猴。

為了節省時間,我跟兩位夥伴連夜直奔崇左渠楠屯,抵達預定的民宿已是午夜。房間雖簡陋卻也溫暖,舟車勞頓急速入睡,可是入睡不久,四週無數公雞遠遠近近,群相競鳴,我猜是為了歡迎我的到來,因為再沒有人像我這樣到世界各地拍攝原雞,還為童年時的老公雞寫詩,為小雞的成長寫小說。
第二天一早,嚮導老張已等候許久,只能背起攝影裝備,睡眼惺忪的出門。一踏出大門,四野的風光讓我驚豔,渠楠屯坐落在石灰石山林立的山峰谷地裡,而白頭葉猴昨晚過夜的地方,就在最靠近村莊的山峰陡峭的山壁上。此時,我已瞧見山腳的樹上有著葉猴活動的身影。
葉猴對我們的出現並不在意,因為村人總在附近工作,已習慣人類的出現。牠們專心栽食樹葉,只偶而投來一瞥。牠們沿著山腳的樹林逐樹移動。近午時,牠們似乎吃飽了,開始爬上垂直的山壁,大猴子都在休息,少年猴仔則爬上崖壁高處追逐玩耍,很讓人替牠們捏一把汗。
午後,接到潘教授大女兒潘戴的電話,她已派車上路來接我到生態研究中心基地。傍晚,終於跟中國生物學界的泰斗潘文石教授見面了。我久仰已久,他的傑出學生,像呂植,秦大公等我都見過,潘黛也在深圳會過,現在當面聆聽老教授談野外豐富的經驗與真知灼見,真是如沐春風。更想不到的是他讀過我寫的:「探險途上的情書」,竟然跟我聊起書中的內容,還要我模仿笑蛙的鳴聲。
第二天,潘教授去醫院做身體檢查,我在生態公園裡參觀,下午到葉猴觀察塔附近拍攝,近黃昏時,我們到塔頂層拍攝白頭葉猴回家過夜的狀況。右邊山壁的一群先回來,最後他們聚集一處,垂首靜坐不動,有如正在晚禱,也很像坐禪共修。就在此時,左邊的一群,也開始現身山壁,牠們在峭壁上魚貫攀爬回到觀察台正面的崖壁,這是牠們固定過夜的地點。牠們在山壁上各自找凹穴淺洞,有的幾隻或抱或擠在一起,也有獨睡的。但也還是時有移動。大約半小時後,似乎一切就緒,紛紛低頭或趴或坐,沉沉入睡。
白頭葉猴是中國特有種,只分布在廣西西南部的石灰石山區,1955年遊潭邦傑先生發現。牠是唯一一種由中國學者發現並命名的靈長類動物。數量極為稀少,事極度瀕危的物種,被列為國家一級保育動物。1996年,潘文石教授來到弄山地區,開始進行觀察研究,並進行保育。經過潘教授二十年的努力,白頭葉猴從105隻增加到現在的八百多隻。
在與潘教授共進晚餐後,我辭別了老教授,我知道他正有重要的會議等著他老人家,而我也有其他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