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9日 星期一

又見非洲 (二) - 雙面疣豬

豬,大部分的人都見過,甚至吃過,但在野外見過野豬的人就很少了,真正觀察牠們的更微乎其微。我在菲律賓,印尼,與野豬有不少次激烈的生死交手。在馬來半島,印度,斯里蘭卡等我拍攝過許多野豬,在婆羅洲的特有野豬:鬍鬚豬,更是相遇無數次。我對野豬極為敬畏,牠有寧死不屈的個性。雖然我見識過各種野豬,但當我在東非與疣豬近近面對面時,牠還真的讓我為之迷惑…。



當我們彼此正面對視時,我覺得它是兩張側臉相接起來的臉,彷彿它有三張臉。那是一張詭異的3D拼圖臉。
我也注意到牠啃食地上的草根時,是雙腳跪著。人類只有懂得感恩的人,會在餐前祈禱,而跪著進食的疣豬,會讓許多人類慚愧!


泥浴是疣豬生活中蠻重要的一件事,可以減少皮膚上的寄生蟲。浴後,泥巴覆在皮上又能防止蚊蠅牛虻的叮咬。

覓食是每天的大事,耗去大部分的時間,豬媽產子,一次都在五隻以上,總把身子累的好苗條。

年輕的公豬把不少休閒時間用在練習打鬥上,總有一天,牠們會離開家族,去挑戰別群家族的豬王,試著建立自己的王國。


我在草原上看見兩隻公豬對峙在枯草中,彼此並沒有一見面就開打。而是各擺出威猛的氣勢,慢慢接近仔細打量。這時一邊出現四隻雌豬觀戰,還有想看熱鬧的斑馬,讓雙方非打不能下台了…。


兩隻公豬對峙,就像兩個日本武士對峙,慢慢靠近,又慢慢後退再靠近。然後繞著圈子轉,再後退。但觀戰的似乎有些不耐煩而叫了一聲,這促使彼此用圓月彎刀的長牙碰鬥了幾下,然後又分開了。決鬥的儀式又從頭再演一次…。如此數回,正當我想催車離開時,其中體色較淡的一隻認輸,走了。但牠還是把小尾巴豎的筆直朝天,表示牠保住了一點面子。


原文出處:FB 徐仁修荒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