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4日 星期四

何謂「生態攝影」-----徐仁修

流星蛺蝶紋路神秘,顏色相當特殊,但有如標本照,所以沒有採用!

有鑑於幾位收到攝影集後有質疑的夥伴,徐仁修老師原撰文說明何謂生態攝影,希望能為大家解惑!

若想了解更多,徐老師特為新書辦的三場講座:生態攝影的奧秘,歡迎前來聆聽徐老師的分享。

---

甚麼是生態攝影?
「台灣最後的荒野」終於如期出版,我接到非常多讀者的來信鼓勵,也有很少的四位讀者來信指教或表示失望。我從內容分析,懂得自然生態的人都對攝影集讚譽有加,而從事沙龍攝影的玩家,就會感到失望。這其中的差別,是對於攝影路線與角度所產生的差異,我略述於後。

沙龍攝影是所謂的唯美攝影。他們就是要表現視覺之美,所以,得到唯美的影像是他們唯一的目標,他們不在乎過程是用麼方式,例如擺拍,製造假雨水,甚至把不會反抗的小動物,像小樹蛙,掛在絲瓜捲藤上。更嚴重的有把小鳥幼雛用三秒膠黏在姑婆芋的紅色果實上,逼母鳥飛來並懸停餵食。攝影者事先已在植物下方以及左右架好閃光燈。這樣拍到的影像當然很唯美,但在自然世界是不會出現這樣不自然的景像,而得到那張美麗的照片,代價可能是弄死一隻小鳥。
要了解生態攝影得先明白”生態”這兩個字的意義。生態就是生物與生物,以及生物與環境的關係。所以生態攝影就是以視覺吸引力表達生物與生物,以及生物與環境關係的照片。
自然生態的基礎是自然科學,從地質地形地貌到氣候,從無數物種到彼此的關係,如寄生共生附生到食物鏈,從生態行為到獵殺或逃生技巧…這些全與科學相關。拍鳥的人須熟知野鳥的生態習性,喜歡拍蝴蝶的人得清楚蝴蝶的生態。酷愛蘭花者得了解各種蘭類的生長習性與棲地…在台灣,野鳥、蝴蝶、蘭花各有好幾百種。其他還有獸類、兩棲類、爬蟲類、昆蟲、木本植物、草本植物、蕈類…真的是物種眾多又複雜。像動物很多是夜行性,連看見都非常不容易,要拍到就更困難,那就不用說要拍到有視覺吸引力(美)的照片有多難能可貴了。例如,我攝影集裡的石虎,絕對是第一張在野外拍到的照片。如果你上網尋找,你看見的照片,都是隱藏式相機拍的近照,或遭路殺或捕獸器夾傷的。其他像穿山甲,飛鼠,野兔…也都是如此。這就是,為甚麼我要用四十幾年的光陰,才能略表達台灣自然荒野的豐饒與美麗於萬一。
對物種美的表達,我的要求也跟一般攝影者稍有不同,例如拍蝴蝶,我很少拍靜止的,因為那只是圖鑑。而蝴蝶最美最生動是翩翩飛舞時,蜻蜓也是這樣啊!他們個體小,飛行速度快,要拍到,甚至要拍好,真的是一次又一次失敗中累積出來的。你將在攝影集裡讀到許多拍攝過程的故事,你或許會發現,文字有時比攝影更具挑戰。
有關生態攝影的表達,我會在四月的北中南的三場演講中詳細說分明,歡迎對生態攝影有興趣的夥伴前來欣賞,也許會對您的人生帶來更多美好與意義!
這本攝影集原本就是要在台灣印製的,但很不幸,近二十年來人們對閱讀的習慣大為改變,印刷業受到嚴重影響而萎縮,當我們編輯設計完工的時候,才發現這種大尺寸的書籍,台灣竟無機器可以裝訂。不得不送到深圳印製,我想夥伴們可以理解我的苦衷。最傷腦筋的是,當印製妥善,裝盒,封膜,裝箱要上船運回時,才發現,版權頁仍然印著:print in Taiwan,這樣是會被台灣海關退運的。我們不得不再開箱,拆膜,再貼更正的紙片,然後重新裝盒,封膜,裝箱…。
攝影集的照片,有的是早期用幻燈片拍攝的,最早的一張是1979年春天拍的三芝,距今已有四十年。台灣潮濕溫熱,幻燈片保存不易,容易變色或發霉,而再經掃成數位檔,多多少少有些耗損,那也是我的一大心痛之處。本文在臉書上發表的照片有逐張的說明,也敬請查閱!


(更多照片說明請至原文欣賞)


這張大紫蛺蝶停駐路牆,環境不美,也沒用上




無論姿態顏色都美,但因是常見的蝴蝶,也沒選牠。